<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酒过三巡,一群舞姬入场,柔美又丝滑的舞蹈令人赏心悦目。但蒋一心中警铃大作,舞姬中处于中心位的男子舞技虽然不佳,但他的脸让人无法忽视。

    一舞完毕,蒋一紧张地吞口水,看向襄王的目光没有了开始的温度,做好了严阵以待的准备。

    襄王指着那男子道,“去,伺候蒋大人用膳。”没有迂回,直接将人送到蒋一身边,“蒋大人看看他眼不眼熟,这可是我为了蒋大人千挑万选出来的,这模样倒是有几分相似。”

    蒋一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淡笑,“这舞姬确实容貌出众,但要说相似,在下却并不太理解襄王的意思。”

    “哈哈哈,蒋大人,有些事何必多言,今日本王就把这美人送给你了,你可不要拒绝本王的一番好意啊。为了蒋大人的心思,本王可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找到有三分相似,上了妆能有五分相似的人啊。”

    握着酒杯的手忍不住收紧用力,五分相似?画皮难画骨,脸看着有几分像明兮又有何用,气质和脾性完全模仿不来,更别提他故意拿捏的姿态,一看就是临时教导出来的。也真是难为襄王了,不知道从哪儿找来这么个人来送给自己。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与明兮是如何被襄王发现的,又或者说,襄王知道多少?

    按照推断,若是她早就知道不可能上一次不把人送给自己,非到合作达成后才狗急跳墙,这不太合理。

    那就是昨晚的宫宴了,宫宴上自己有什么漏洞呢,看来还是自己不够小心,让这只老狐狸抓住了尾巴。

    若是如此,倒也不必过分紧张,想来明兮和海明承兄妹俩虽然没有襄王这么大的权力,但好歹身为海东女皇和大王爷想要隐瞒点事情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喝下男子倒的酒,“襄王多心了,在下并没有冒犯之意,让这舞姬下去吧,身上的胭脂味儿太浓,若是染上了,回去又该被家里的那位念叨了。”

    蒋一认准一点,襄王没有证据,所以打死也不能认。还有就是襄王此举只是为了巴结她,向自己再次抛出橄榄枝,不管怎么样,只要熬过这次,日后这襄王府说什么也不能进了。

    令蒋一出乎意料的是,襄王并没有多纠缠,直接挥手让舞姬下去,“蒋大人还真是坐怀不乱,叫本王佩服,来,本王再敬你一杯。”

    几杯酒下肚,蒋一觉得身上愈发的热,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不胜酒力,可越来越清晰的燥热让蒋一意识到了不对劲。咬紧牙关,趁着还能保持清醒,必须立刻离开襄王府,否则这次真的要栽在襄王手里了。

    失手将酒杯打碎在地,又装作不胜酒力地伸手去拿酒杯碎片,“嘶~”真疼啊,看着手心滴落在地的血,加上手上传来的痛感,大脑更加清醒了些。

    “今日在下实在是不胜酒力,就此告辞,免得酒后失言,扰了襄王您的清净。”

    襄王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负隅顽抗的蒋一,心中发笑。还好自己就怕蒋一会装清高,不肯与自己交心,所以才会备下这二手准备。

    却不曾想蒋一的意志竟然如此坚定,会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来保持清醒,又能借此理由离开。不过,今日既然已经出手了,就不能让蒋一轻松离开。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就是蒋一再嘴硬,也会顾及着自己手里有她的把柄。一国使臣,在襄王府因为醉酒睡了与海东大王爷有五分相似的人,说出去,这可不是她蒋一能承担得起的。

    “蒋大人受了伤,来人,带蒋大人下去包扎。”不由分说地将蒋一带到后院,此时已经开始意识涣散的蒋一渐渐失去抵抗的能力。感觉身上越来越热,身体被人抱起来,又落下来。手上的伤早已经止住血,呼吸急促间,感觉有一具同样滚烫的身子贴上来,失去理智的蒋一胡乱抱住对方,迫不及待享受那一刻幸福的冲击。

    几次纠缠,渐渐失去力气,对方也跟着自己撒开彼此交织在一起的手。意识抽离,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只感觉头痛欲裂,身上也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是……突然想到自己失去意识前是被襄王下了药,悔恨地捶着自己的头,明明知道襄王是个坏的,竟然还是着了她的道。

    转头看向身边的人,不由得瞪大眼睛,不是以为中那个和明兮有几分相似的舞姬,而是熟悉的顾西,小人嘴红肿着,虽然衣服完整的穿在身上,但从他的疲惫状态来看,可以看出他似乎遭受了一场残酷的掠夺。莫非,昨晚与自己交合的人是顾西,惊喜的目光紧紧盯着顾西。

    熟睡的小人儿仿佛有感应一般,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蒋一,这一眼就让他彻底清醒过来,轻咳一声,满脸不自在,“你醒啦,怎么样,头疼不疼?”

    蒋一没回答,“昨晚,是你?”语气中满是期待,顾西别扭地移开目光,背对着蒋一点点头,“是……”

    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被蒋一一把抱住,“谢谢老天爷,天啊,还好是你,否则真要酿成大错了。”

    顾西勉强扯着嘴角一笑,正在庆幸自己没有犯错的蒋一没发现顾西的异常,“对了,那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啊?”她明明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自己被襄王府的人强行塞进了房间,那自己又为什么会回到驿馆呢?

    “一个黑衣人把你送回来的,送你回来的时候你死死抱住我,非要……”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但蒋一已经明白了自己能够平安回来的原因。

    黑衣人?自己确定身边没有这样的暗卫或是高手保护自己,兴庆也没有派这样的人来暗中保护自己。那应该就是海东的人,在襄王府劫人,只能是与襄王利益冲突的人,也就是海明承的人,身为一个女皇,身边能有高手保护,襄王府有一两个她的眼线不也正常。

    “小西,对不住,昨晚我是着了襄王的道,失了理智,肯定弄疼你了吧,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到。”刚伸出手准备掀开顾西的衣服查看,就被对方轻巧的闪身躲了过去。

    “没没事,不用看,蒋一,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好累好饿。”一听顾西朝着饿,蒋一才想起来昨日顾西是病着的,又被自己这一顿折腾,肯定是累到不行,立刻起身穿衣服。

    “你等着啊。再睡一会儿,我去给你做。”下床后又对顾西深深看了一眼,“小西,等回去了,我就正式把你迎进门。”

    抬眼看了一眼满脸认真的蒋一,顾西点头,“好,你快去弄吃的吧,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蒋一这边逃过一劫,倒是欢欢喜喜地给顾西做起了饭。

    襄王府那边却是乌云密布,“废物,废物,一群废物,连一个人都看不住,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茶杯狠狠砸向跪在地上的管家,“去!给我查,看看府里面是不是进了别的东西,找出来,否则,提头来见。”

    “是。”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章 五分相似,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