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除夕夜顾西没能如愿吃上蒋一做的年夜饭,海明承传召两人入宫参加宴席,海东皇室子嗣稀零,除了明兮兄妹两个,已逝的先皇没有别的子嗣。

    宴席上除了襄王,还有几位朝中老臣,蒋一不免猜测海明承应该是想借此机会宣布与兴庆的合作。

    坐在蒋一身边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目光随处飘忽,突然看到姗姗来迟的海东大王爷。今日的这位王爷不像初见时那样,那天的大王爷衣着华丽、举止端庄、姿态优雅,今日的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嘴角的笑容感觉也很勉强。

    蒋一的目光也落在明兮身上,自然看到了明兮略显疲态的模样,按道理说,兴庆与海东合作,还是以海东女皇的名义,他应该很高兴才对,整个人不说容光焕发,也应该是心情愉悦吧,怎么会看起来比一个多月前还要憔悴。

    感受到蒋一过于专注的目光,明兮侧目看一眼身边美人相伴的蒋一,她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如沐春风,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样子,旁边的小人儿也是一副乖巧的模样。想到最近自己的烦心,心里不禁落寞。

    更是在看到顾西凑近蒋一的时候慌忙地移开目光,自己多少次想起蒋一,想靠在蒋一肩上寻求依靠,但却不能,只能自己一个人继续走这条艰难又不知道何时会有尽头的路。

    推杯换盏,歌舞升平,往日里勾心斗角的海东皇室,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至少表面上维持住了和气。

    满脸稚气的海明承举起不符合年纪的酒杯,“蒋大人,正值除夕,朕要感谢你为海东和兴庆谋成的合作,日后,还望蒋大人多多照顾。”

    十一岁的孩子原本应该是读书学艺的年纪,却因为母皇早逝,瘦弱的肩膀需要撑起沉重的责任,还要面对处心积虑想要取而代之的姨母,这样的海明承和明兮也只能在除夕夜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合作一事。

    心中感慨,起身回敬,“与海东合作,是我们兴庆女皇陛下一手促成的,在下不过是代为执行,今日,借此酒,祝两国合作顺利,也祝陛下身体康健、海东安稳。”

    话音一落,襄王脸色铁青,看向蒋一的目光带着恶寒。原本以为蒋一对自己透露合作还未达成,是在向自己示好,也连带着表达兴庆女皇的内心更倾向于自己。如今天下五国,谁人不知兴庆正是如日中天,其余四国多少对于兴庆都有些忌惮,对于如今当权的兴庆女皇叶君一更是有着畏惧。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的天下才会如此安稳,没有战乱,更没有皇权的更迭,为的就是保持住表面的平静,谁也不愿意去做第一个试水的人。所以当襄王以为叶君一暗地里是希望她来做海东女皇的时候,襄王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可今日却被告知合作早已达成,实在是令她吃惊又气愤。想来,自己是被这个兴庆的毛头使臣耍了,实在可恶。

    即使不去看襄王,蒋一也能猜到此时她的脸色有多不好。甚至对自己应该是咬牙切齿。但蒋一并不在意,此番前来海东为的就是达成这项合作,以求得源源不断的鲜花原料来源,对于海东皇室之间的龌龊,她并不想搭理。

    合作既然已经达成,又在今夜昭告天下,返回兴庆该提上日程了。不过眼下还有一件要紧的事需要做,此时的人并不会鲜花长途运输的保存方式,为了减少损耗,蒋一还需要在离开前教授她们掌握这项技术。到那时,也就真的该离开了。

    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明兮,对方心不在焉的样子,根本就没注意到蒋一的注视。但襄王注意到了,看看蒋一,又看看自己这个花容月貌的侄子,玩味地勾起嘴角,看来这位使臣大人并不是不好男色,是自己没能投其所好啊。

    次日,大年初一,蒋一打算亲自动手,将昨晚欠下的年夜饭大餐补给顾西。但谁料顾西吃坏了肚子,整个人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再吃油腻的饭菜。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第一年吃上这么好的年夜饭,却成了这幅鬼样子,我就是吃了这么多年讨来的饭菜也从来没如此,好疼。”

    “你啊,就是贪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吃海塞了。”借此机会,正好让这个小吃货长长记性,省的吃起来就没完没了。

    小人儿疼的五官皱在一起,嘟着嘴不肯理会蒋一。身为大夫又有着浅显的现代医学知识,判断顾西八成是肠胃炎,看着消炎和固本培元的药,勉强就着粥喝下,喝下药后,一直哼哼的顾西渐渐入睡。

    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却看见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宫人,“蒋大人,襄王府派人来请您今晚到襄王府用膳。”

    蒋一不由得眉头皱紧,昨晚海明承宣布合作达成无疑是给了襄王重击,又表明了自己前几日在襄王府说的话是骗她的,怎么襄王还会派人请自己到府用膳,事出反常必有妖。看了眼刚才自己关紧的门,顾西现下病着,自己只能孤军奋战了。想来小人吃了药,又有安神香助眠,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索性放心地跟着宫人离开,坐上了前往襄王府的马车。

    刚进到府里,便看到满脸热情的襄王迎上来,“蒋大人,有失远迎,快快请进。”又状似无意地看了眼蒋一的身后,“蒋夫君今日怎么没一同前来?”

    一脸的真诚和关切,让蒋一找不出破绽,“内人今日身子不爽,还望襄王见谅。”

    “原是如此,是否严重?可需要我叫御医去看?”你叫御医,御医是你家的啊,说叫就叫。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面上确实感激的笑容,“襄王关心实在令在下受宠若惊,不过内人只是小毛病,并无大碍。”

    襄王心中冷笑,她自然知道顾西是小毛病,毕竟这小毛病是她为了今日的计划才得来的。顾西那个碍事的,有他在,蒋一即使有贼心也没贼胆,少了他,今日一定能成。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章 除夕宫宴,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