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边蒋一已经做好了留在海东过年的准备,勾心斗角的海东皇室那边对于身为兴庆使臣的蒋一,各有想法和行动。

    腊月二十三,小年夜,正在驿馆准备给顾西包饺子的蒋一收到了海东襄王的邀约。襄王是海明承的姨母,作为曾经炙手可热的皇位人选之一,在与海明承母亲的竞争中落败,但却成为了拥有实权的襄王。正值壮年的襄王,手握大权,又是幼帝海明承的姨母,可想而知她在朝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与海东女皇并驾齐驱也不为过。明兮兄妹对于这位姨母的忌惮和恐惧亦是不言而喻。

    收到襄王邀请的蒋一面色十分纠结,一手面粉还没洗掉,听完下面人的汇报,烦躁了一下,又继续把面揉完,“去通知顾氏,饺子吃不上了,我带他出去吃。”

    原本兴高采烈等着蒋一叫自己吃饭的顾西听到要出去吃,还是去赴宴,小脸一下子就垮掉了。不情愿地穿上衣服出门,看到蒋一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不免嘟起嘴抱怨,“叫我做什么,你自己又不是不能去。”

    食指在顾西面前故作高深地晃了晃,“你不是说要替青烟看着我吗?襄王请我做客就是为了巴结兴庆使臣,若是在宴会上看我形单影只,再给我塞个美男,我再一下子没把持住,那岂不是遭了。”

    本来还气鼓鼓的顾西,一听蒋一这番话,登时觉得有理,“对啊,我得看着你,你可不能被美色迷惑,这个襄王身为臣子却私下里请你吃饭,肯定藏着坏呢,我跟着你,看她敢不敢给你塞人。”神气的小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那当然了,有你陪着,肯定没人敢给我塞人,你就当帮忙,顺道吃个饭。”

    缓缓点头,“那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谁叫我热心肠呢。”

    见到乖巧跟在蒋一身边的顾西,襄王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面带笑容,起身相迎,“蒋大人,有失远迎,知道蒋大人近日一直忙于视察,所以不敢贸然打扰,如今得了空,这不赶忙派人邀你过府,还望蒋大人谅解。”

    上来就是一番熟络的问候和检讨,让蒋一不得不佩服这位笑面虎襄王,要不是提前知道她的狼子野心,蒋一真要被她灿烂又亲切的笑容给哄骗住。

    不着痕迹地推开襄王握着自己的手,摆出客气疏离的姿态,“襄王客气,在下作为兴庆使臣,能得襄王赏识,是在下的荣幸。今日带着夫郎上门打搅,还要多谢襄王的邀约。”

    作为外邦使臣,原本是不可能答应赴宴的,但耐不住这位襄王在海东的实力,待在人家的地盘还是乖乖听话的好。但作为当今天下强国的使臣,该有的姿态和气势不能丢,必须保持住宠辱不惊、淡然处之的姿态,让人觉得不好琢磨才行。

    “蒋大人请入座,不足之处,还望海涵。”拍拍手,鱼贯而入的下人端着琳琅满目的美食走进来。

    “这杯酒,本王敬蒋大人。”杯酒下肚,不给蒋一说话的机会。一连三次,才停下来,给蒋一喘息的时间。

    原本酒量就不怎么好的蒋一,瞬间被弄得有些晕乎乎的,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才清醒过来。

    “不知蒋大人是否爱好音律?近日我新得了一个琴师,我一个粗人,听不懂这些,今日就请蒋大人帮忙听听,这位琴师是否是徒有虚名。”

    不等蒋一回话,一身白衣、蒙着白纱,气质清冷又神秘的男子摇着婀娜的身段走上来。

    朝着蒋一的方向微微欠身行礼,随即坐下来抚弄琴音,《凤求凰》暧昧又深情的曲调直白露骨地表达目的。

    一曲完毕,蒋一带头鼓掌,襄王既然让她欣赏琴音,那她自然要让襄王如意,“有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又能几回闻。没想到襄王府里有如此精通音律又善于抒*感之人,实在是令在下感叹,想来这襄王府定是卧虎藏龙。”

    “哈哈哈,蒋大人太客气了,能得蒋大人赏识,是他的福分。还不到赶快到蒋大人身边伺候着,替本王聊表心意。”

    男子闻言,起身走到蒋一身边坐下,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蒋一没想到襄王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带上顾西,她多少会顾及一点,不会公然给自己塞人,安排眼线。可没成想,这位襄王出手果断又干脆,直接让蒋一出言对琴师点评。蒋一已经出口表达了自己的欣赏,实在不能再说自己不要男子服侍,毕竟只是伺候用餐而已,并没有直接表明把人送给蒋一,实在是不好拒绝。

    “妻主,你尝尝这个虾仁,很好吃,你快尝尝。”

    蒋一深深看了一眼突然用甜的发腻的嗓音跟自己撒娇,还贴近自己手臂的顾西,心里不禁给他竖起大拇指,真是好样的,自己没看错他,对方朝她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确实好吃,小西喂的就是好吃。”

    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丝毫不给身边的琴师眼神,仿佛刚刚因为男子悦耳琴声被吸引住的人不是她,现下的全部关注都在渐渐倚靠在她怀里的顾西身上。

    “妻主,你不许看别人,小西要吃醋了。”娇滴滴地撒娇,声音虽然小,但足以让襄王听到,后者眯起眼睛看一眼正靠在蒋一身上撒娇的顾西,嘴角勾起讽刺,一个男人而已,真以为蒋一会在意?刚才看蒋一听琴的时候,愣神的样子就知道这个美人计是成了,哪里轮得到一个男人破坏自己的计划。

    但襄王不知道的是刚才蒋一的出神不是因为男子出神入化的琴声,而是因为想到了远隔千里的青烟,青烟的琴是蒋一的心头好,每次浓情蜜意的时候,蒋一会扒掉青烟的外衣,让他用最简单的姿态为自己弹琴,对蒋一完全没有抵抗力的青烟自然会顺着她的心意,每次都谈不完一曲,便会被蒋一扑倒。压根不是因为被眼前男子的琴声所吸引,他的琴声确实动人,但蒋一的心思却不在这里,自然就不会让她痴迷失神。

    “好,只看你,不看别人。”温声哄着,襄王大跌眼镜,没想到蒋一会说出这样的话,看了一眼不顾旁人倚靠在一起的蒋一和顾西,不由陷入沉思,这兴庆使臣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还是得实际摸一摸。

    “蒋大人在海东的考察已经结束了,不知道结果如何啊?”像是聊家常一样窥探原本属于海东女皇的合作。

    “不瞒襄王,在下在兴庆是商户出身,有一个生意就是与鲜花有关,我本人是十分震惊于海东一年四季鲜花盛开的场面,更是十分羡慕,若是兴庆也能如此,我又何愁原料来源。”余光看到襄王严肃起来的神色,话锋一转,“我前几日已经上书我们兴庆女皇陛下,但还没得到答复,想来再过几日应该就能收到回信了。”

    听了蒋一的话,襄王原本紧张的脸色有所缓和,“那我就期待兴庆女皇的回信了。”举杯示意,蒋一亦是笑着回敬。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章 襄王邀约,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