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喂!蒋一,你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我刚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的那个眼睛都快长在人家大王爷身上了,情浓的快要滴出水来喽,青烟哥和一凡哥长的那么好看,你到了海东却跑开泡男人,臭不要脸你!”

    对于顾西跳脚指控,蒋一不想承认,仔细回想一下难道自己看向明兮时真的很……深情?对于明兮还有没有爱,蒋一不敢否定。最初在堂屋醒过来,发现自己到了这么一个奇怪又陌生的世界,惊慌甚至是恐惧,又迫于生活的压力,只能寻找活命的出路。

    遇到假扮卖身葬父的明兮,蒋一仿佛透过那个瘦弱的肩膀看到了最初的自己,一种同情心和共情感油然而生。多日的相处,让蒋一这个孤身的人想要在明兮身上取暖,想要找一个累了的时候可以依靠,或只是简单和自己说说话的人。

    显而易见,刚开始的时候,明兮做得很好,一切都如蒋一所想所愿。可最后面具撕开,露出真是面目的明兮让蒋一措手不及,甚至心灰意冷。

    是青烟,青烟带蒋一走出那段黑暗的日子,让蒋一有了继续好好生活的动力。明兮是蒋一曾经的温暖,但也将她推入黑暗。蒋一忘不了两人相处的时光,但也知道覆水难收。对她来说,明兮的欺骗虽然事出有因,或者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情有可原,迫于无奈。但那个没能出世的孩子,是蒋一的痛,每每抱着小一念的时候,蒋一都会想起与明兮的孩子,那个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给他取个名字的孩子。

    换位思考,蒋一绝不认为明兮对自己有情,说是完全的利用,蒋一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若真的有情,大可以说出自己的困扰,或许蒋一还能帮他,可明兮偏偏要用最狠绝的方式断了两个人的感情,蒋一绝不会认为这样的明兮是爱着自己的。

    明兮的苦衷,蒋一理解,时间久了,也会淡忘他对自己的欺骗,可她永远无法释怀没能来得及到世上看一眼的孩子,那原本是蒋一的希望,可惜,被孩子的亲生父亲毁了。

    “小西,我与大王爷是旧识,并没有看上他的意思,你不必多虑,你青烟哥哥也知道我们的关系,回去不要告诉他我和大王爷见过,青烟,”停顿下来,思考青烟对明兮的感觉,恨?不会,青烟是一个柔软的人。厌恶?也不对,青烟对人绝对不会有那么浓烈的不满。应该是怨吧,怨明兮伤害了蒋一,怨明兮将蒋一一颗真心丢弃,那颗真心青烟视若珍宝,怎么能允许别人这般践踏。

    “我知道了,你们是旧情人对不对,一定是,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子,怎么爷们唧唧的,男人才会舍不得旧情人呢,不对,男人不会像你一样多情,对,我们男人才不会像你们女人那样好色又滥情,你们女人,讨厌!”话锋一转,蒋一完全跟不上顾西的脑回路,怎么因为自己一个人要让整个女人群体背锅,这可不行。

    “别人我不知道,我蒋一贪财好色我承认,但你不许把整个女人群体都当成坏人啊,这是不对的。”

    小人恶狠狠道,“你们女人就是坏,帮主说了,我们丐帮里面男孩儿最多,那就是因为,大人们都不喜欢儿子,生下来就把我们扔掉,要么就是卖了,卖到青楼去。我们出去讨饭,必须穿的脏兮兮,再把脸涂黑,要不然就会被人抓去卖到青楼去,这些,都是因为你们女人,都是你们。”

    好好的,说哭就哭,哭的还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委屈,刚在宴会上吃的又多,现下一边哭一边打嗝,更觉得委屈了,干脆放声大哭。

    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顾西,蒋一是哭笑不得,只能手忙脚乱地哄着,“好了好了,不哭了,好不好,女人有错,女人坏,她们对男人坏,咱不喜欢女人了,等以后你生了儿子,一定把他养的好好的,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让他惹女人伤心,好不好?”

    哭泣的小人儿哭声放缓,“能,能吗?”似乎真的在思考蒋一的问题,小脑袋瓜容量不足,想不出怎么样才能让儿子伤害女人,但却没想自己现在连儿子娘还没抓到呢,上哪儿去生儿子的问题。

    “能,当然能,到时候我教他,你还不相信我吗?”为了让突然崩溃的顾西止住哭声,蒋一拍着胸脯保证,顾西认真思考一番,好像蒋一确实挺聪明的,自己这么笨肯定教不会儿子,蒋一肯定能,用力点点头,“蒋一,我信你,你说能肯定就是能。”

    见顾西止住哭声,蒋一连忙转移话题,“等回到驿馆让人去摘些花回来,明天给你做鲜花饼好不好?”

    一听说吃的,顾西立马将刚才的崩溃抛在脑后,双眼放光地点头,“好好好,当然好,蒋一,你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女人,我果然没看错你。”狗腿如此神速,叫蒋一自愧不如。

    海东女皇为了尽快与兴庆达成合作,派了人带着蒋一没日没夜地四处转,查看花田的质量。

    虽然很累,但蒋一还是将花的种类分清,哪些可以用来提纯萃取做护肤品,哪些可以用来食用不会产生毒素致人死亡。

    一番功夫下来,到海东已经有半个月有余,毕竟这些花要用在人身上,一定要仔细再仔细,就算是再长的时间也值得。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过年了,这还是蒋一第一次在外地过年,一个远离熟悉的家长,远离熟悉的爱人的地方。好在身边还有一个顾西陪着,也不算孤单。

    “小西,现在看来过年是回不去家了,只能我们两个在这驿馆将就将就,到时候你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我,我给你做。”

    早就算好日子知道没办法回兴庆过年的顾西,一听到蒋一说会亲自动手给自己做好吃的,原本落寞的心情一下子高兴起来,“真的!那我可得列个单子,现在就写。”风风火火的性子,想到什么立马去办,索性抛下蒋一,跑到桌前开始冥思苦想。

    考虑到是年夜饭,顾西想了一大堆硬菜,又一一否定,原本是蒋一想哄着顾西玩儿,开心开心,没想到反倒让这个平日里叽叽喳喳的小东西安静下来,倒是意外。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章 顾西崩溃,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