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海东,可以被蒋一忽略的又一次被提起,莫名其妙地看向叶君一,作为女皇她明明很清楚自己与海东的渊源,此时状似无意地提起海东绝对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微臣也曾听闻海东盛产鲜花,想来这个时节应该也只有海东有鲜花盛开了。”作为一个三好学生,蒋一的地理知识绝对丰富,虽然这里的环境与自己的世界不同,但大致气候条件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如今进入冬季,可不就是只有地处东南部沿海的海东能满足鲜花盛开的条件。

    “海东近两年受虫害影响,今年才恢复正常,从前海东的鲜花都是作为观赏,或是泡茶入药,用途少不说,更多的是浪费。若是能与她们通商,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爱卿看呢?”

    女皇陛下问你怎么看,你怎么答?当然是点头赞同!“陛下所言极是,若是能与海东通商,那么鲜花的来源也就有了保证,不至于因为原料不足而暂停售卖。”

    叶君一收起玩味的表情,认真思考两个刚才听起来只是闲聊的对话,蒋一的玫瑰养颜膏和金盏花凝露售价高,作为皇商蒋一的每一笔收入都与国库息息相关,向来看重商业的叶君一不想放过这个赚钱的营生。

    “薛管事,伺候笔墨。”蒋一满脸问号,怎么突然就要伺候笔墨了,但还是退到一旁,低下头不去窥伺女皇的旨意。

    洋洋洒洒简短的几句话,“派人快马加鞭送去海东,切记一定要亲手交给海东女皇海明承。”

    交代好薛管事退下,也不多留蒋一,“届时还要辛苦爱卿,今儿个就先到这儿吧。”

    “是,微臣告退。”蒋一其实还有话说,她很想问问自己明天还能不能继续不上早朝,但见叶君一根本就没有提这事的打算,她自己也不好贸然提问,否则落在女皇陛下眼里不成了她消极怠工了,自认为自己勤奋的蒋一不愿意跟这种形容沾上边,只能忍痛爬起来早朝。

    “喂!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小爷!”不耐烦又生气的喊声隔着帘子传来,听着应该是受到了什么骚扰。

    紧跟着的声音确定了蒋一的想象,“臭小子,老娘摸你是你的福气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今儿个陪我们姐妹几个玩玩儿,一定让你□□。”随之是同样令人恶心的笑声。

    与此同时,蒋一皱紧眉头。在二十一世纪每天就面临着女性被骚扰,没想到到了女尊世界,沦落到男人头上了,看来这坏人哪里都有,这猥琐的心思更是哪里都有。一向热衷于“多管闲事”的蒋一叫停马车,掀起车帘准备下去帮忙。

    “给小爷滚开!再靠近就让我娘把你们都抓起来,滚开啊!”颤抖的恐吓丝毫起不到吓退对方的作用,反倒让她们因为男子露出来的恐惧而更加猖狂。

    “别给脸不要脸,现在老娘能跟你在这儿好好说话是给你面子,还敢威胁老娘,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挡不住我今天要睡了你的心。”恶狠狠的语气让对面的男子更加无措。

    “你,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滚开!别碰我,啊!”正欲推开女子伸过来的手,却不料因为这个动作惹怒对方,女人挥起拳头朝着男子打过来,恼羞成怒的下流模样显现无疑。

    抱头做保护姿态的男子等了一会儿没感觉到拳头落在身上的痛,悄悄睁开眼睛,不由得瞪大眼睛。刚才还作威作福、敢当街拦住他骚扰的几个女人现在正躺在地上,抱着自己哀嚎。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报官?还是私下解决?”蒋一低声询问,没有上前,毕竟男子刚受到骚扰,可能害怕女人的靠近,因此隔着一段距离询问。

    至于问他要不要报官,当然是考虑男子有可能会顾及名声,会希望不要闹大。不过刚才听男子慌乱之中提到自己的母亲,有可能他的母亲能够有权力处理这几个人,所以多问了一嘴。

    还没缓过神来的男子看起来有些呆滞,眼角还带着由于恐惧而产生的泛红,看表情还没有从被骚扰的恐惧中缓过来,蒋一又询问了一遍,“公子,你还好吗?”

    这回男子总算是听到了,猛然使劲点点头,“这位娘子身手好厉害,多谢娘子,要不是你,我今日可就要遭殃了。”感激又激动地看着蒋一。

    “公子是否需要报官,还是自家能处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蒋一想要速战速决,地上那几个止不住哀嚎的人看着碍眼,还是尽快处理的好。

    已经完全缓过神来的男子嫌恶地看向地上滚来滚去的人,“这几个害虫,我自会叫人处理,”转头对上蒋一的视线略带娇羞,“多谢娘子出手相救,不知娘子姓甚名谁,家在哪里,改日也好登门感谢。”

    本来就是顺手的事,蒋一没想着让对方感谢自己,又听他可以随心处置人命,更加不想跟他攀上关系,做一个闲散的皇商已经让蒋一感到疲惫了,她可不想再攀上什么朝中重臣。

    “公子没事就好,在下还有急事,既然公子能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我就先行一步。今日之事实乃举手之劳,公子再三感谢已经足以,不必再多做什么,告辞。”

    不给男子说话的机会,连忙上了马车离开。没看到男子错愕的表情。

    “衣服怎么破了,是刮在什么东西上面了吗?”脱下蒋一的外袍,黄一凡不解上面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口子。

    “哦,应该是白天下马车太着急划到的吧。”想想自己出手救那位公子的着急状态,确实有可能划破衣服。

    “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口子不算大,我在这儿绣个什么挡一下。”向来绣技很好的黄一凡立马着手修补起来。

    蒋一没跟家里人说今天白日里遇到的事情,毕竟这事关男子清誉,不好对太多人说。

    看着黄一凡沉浸在刺绣中,蒋一静静地观赏美人专注的美景。平时睡在黄一凡房里的日子,两人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还是盖的两张被子,今儿个看着黄一凡为自己动手修补衣服,心里暖洋洋的。

    也就一刻钟不到,黄一凡举起衣服,“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很突兀,我第一次给女子的衣服上绣东西,不太确定好不好看。”说着又不禁红了脸,害怕蒋一不喜欢自己的刺绣,那岂不是很尴尬。

    “很好,特别好看,这竹叶配上这雪白外袍正合适,竹子又是冬日的代表,很应景。”挑眉看着黄一凡,“第一次给女人补衣服?那是我三生有幸了。”

    黄一凡的脸更加红了,平时蒋一也会在嘴上逗逗他,总是把他惹得面红耳赤,最后背过身去不敢再理蒋一。

    时间不早了,明日还得上早朝,蒋一没有坚持继续逗黄一凡玩儿,收拾好床铺,两人各自躺下,很快进入梦乡。

    天天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过的蒋一,又一次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现在已经接近十月底,天儿愈发的冷了,早朝对于她来说就是个巨大的负担。但总归在皇城脚下混日子,只能强迫自己清醒,不能在朝堂上露出疲态。

    退朝后,原本打算回家补眠的蒋一被薛管事请进了御书房,看着睡眼惺忪的蒋一,叶君一摇头露出无奈的笑容。

    “看来爱卿被早朝折磨的甚是疲惫,如今有个活儿能够免了你的早朝,你接是不接啊?”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章 痛打猥琐*,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