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对于顾西,你是怎么想的?”支着下巴闭目养神,询问还在挑灯夜读的蒋一。

    听到青烟的问题。蒋一放下手机的书,走近床边,感受到蒋一呼出的热气,青烟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一脸认真严肃。

    “青烟,实话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对街边的可怜人感到同情,又三番五次地伸出援手,想来是我骨子里有些东西在作怪。但。我敢保证,我知道顾西和明兮不同,他们完全不一样,我没有因为明兮,而试图在顾西身上找到从前生活的影子,那对顾西不公平,对明兮也不公平,我不会做出这种事。”

    低头沉思,“或许是顾西为了口饭而当街抱住我的大腿求我买他,让我觉得有意思。又或许是因为他语出惊人又天真可爱的模样让我感兴趣。我不敢昧着良心说自己就是单纯的善良,但至少我确定自己不会做不道德的事。”

    从前由于道德和法律的束缚,蒋一只在脑袋里幻想过拥有无数美男的场景。所以当她真的有这个机会的时候,蒋一知道自己的好色雷达发动,根本就拦不住,对于成熟又魅惑的青烟,蒋一食髓知味。对于懵懂内向的黄一凡,蒋一心生爱怜。对于今日捡到的小可怜虫,天真活泼的性子让蒋一不由得联想可爱的狗狗,根本就无法拒绝他的索求。

    一番真情实意的自我表白,将自己的内心感受和想法剖析地一清二楚、毫无保留,青烟喜欢对自己丝毫不掩盖情绪,不藏着掖着的蒋一。

    “蒋一,我相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要你能够确定自己做的事是在理智范围内,那我就完全同意你的所有行为。”

    无条件支持蒋一,是青烟的信条。得夫如此,怎么不满足,额头抵上青烟的,“青烟,你怎么这么好,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声音变得暗涩。

    青烟顺势勾住蒋一的脖子,魅惑的声音让人骨头一苏,“那怎么办呢,要不,你把我栓起来,挂在你身上?”

    蒋一想象了一下那副画面,更觉得血脉喷张,覆上娇嫩欲滴的红唇,“把我拴在你身上才对。”

    紧赶慢赶,在距离三月之期还剩下一个半月的时候,蒋记在京城的第二个店铺——美颜馆正式开张。

    店铺只售卖两种物品,玫瑰养颜膏和金盏花凝露,这两个原本就是蒋一研究出来给青烟和黄一凡用的,效果是让他们俩啧啧称奇,所以这次趁机拿出来谋利,毕竟这京城的公子和夫郎都是肯往脸上用心思,又拿的出银子消费的。

    抓住这一点,蒋一使劲薅羊毛,丝毫没有手软。凭借着“如若无效,全额退款”的招牌,不管是五十两一盒的玫瑰养颜膏还是六十两一瓶的金盏花凝露,都十分抢手。

    京城的高门贵夫和世家公子不差钱,出手大方得很。常年的高消费让他们丝毫不在意价格,要说对价格唯一的敏感,那就是越贵的东西越好是他们的统一认知。

    风满楼和美颜馆两个铺子共同盈利,蒋一当起了甩手掌柜,不去想女皇对她的要求,摆出一副凭天由命的姿态。

    “好甜,好香,玫瑰的香气好浓。”拿起还在冒着热气的鲜花饼塞进嘴里,丝毫没有形象可言。

    细嚼慢咽的黄一凡纳闷地看着狼吞虎咽的顾西,看起来应该是很难理解他如此放荡不羁的行为。

    唯一能说出一二三四的青烟尝了几口,给出客观评价,“确实好吃,不会太甜,花香保留的很好,外皮又很酥脆,口感与一般的糕点很不同。”

    “这鲜花饼就是用你弄的那个烤炉做出来的?没想到烤炉还能用来做糕点。”黄一凡提到的烤炉是蒋一来到新家后就叫人开始动工的,但弄完之后一直没能得空使用,现在有了时间,才想起来动手烤些东西吃。

    “烤炉能做的吃的多着呢,日后我都做给你们吃。”

    这话顾西爱听,立刻使劲点头,笑弯了眉毛,“好好好!你一定要做,大好人,你可太会做吃的了!”

    再一次听到这个称呼,蒋一再次无语,不知道顾西这个小脑袋瓜是怎么想的,非要管她叫大好人,说是自己给了他一个遮风挡雨的住处,又给了他吃不腻的美食,所以她真是个大好人!被发了好人卡的蒋一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称呼感觉说不上来的别扭。

    虽然一再告诉顾西不要这么叫自己,但偏偏他是个没记性的,转头就忘,下一次还是会叫蒋一大好人。

    距离三月之期还有十天,已经达成十万两百银目标的蒋一没什么高兴的心情,反倒是对由于进入冬日无处可寻鲜花来做玫瑰养颜膏和金盏花凝露犯愁。这两样东西都需要大量的花制作,之前还能用库存勉强应付,现在不管是原料还是成品都已经见底了,但巨大的需求量让原本沉浸在暴利喜悦中的蒋一头疼。之前的喜悦被寻求无果的烦躁代替,一想到马上自己拿不出货要令顾客失望,蒋一心里万分着急。

    挨过十日,准时进宫向女皇复命,简单翻看一下账本,叶君一满意地点头,“果然是经商奇才,风满楼现在可是比醉洋楼的生意还要火爆,听说来往的商人都希望你将火锅这道美食开到各地,看来这火锅要成了你的第二个烟花啊。”

    别看叶君一日日待在宫里,对于宫外所发生的一切,只要她想知道,那就一定能做到知晓所有细枝末节。

    “承蒙陛下圣言,火锅能在京城火爆,还是仰仗陛下。”

    要不是阿菊传回来的消息告诉她,蒋一私底下是个什么样的,自己还真要被眼前这个低着头假装奉承,实则内心在期盼着快点结束回家睡大觉的人蒙骗了。

    叶君一感觉自己好像看到蒋一在趁着自己不注意的空档打了个哈欠,还偷偷地看了一眼她有没有看到蒋一的大不敬行为,不由得发笑,“行了,别在朕面前装腔作势了,朕最不喜欢这些,有话就直说,别给我在那儿假奉承。”

    正在跑神的蒋一听到女皇的话诚惶诚恐地看向叶君一,不会是因为自己刚才没忍住打了个哈欠生气了吧,怪不得人说伴君如伴虎,一个哈欠而已,她也要计较?

    但仔细看看,见叶君一并没有生气发怒的迹象,反倒是嘴角带着调笑的弧度,当即松口气,“是,陛下,微臣一定”

    “停!都说了,别跟朕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朕不爱听,每天听那些老臣说已经够难受的了,你们这些年轻的可别学那一套。”现在朝中的大臣有一部分是叶君一从太女时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一批,但更多的是在位多年的老臣,说起话来头头是道,里面满是墨守成规和教条束缚,听的她难受。

    要说与自己说起话来最舒服的,还得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户部尚书方婷,这家伙与自己最是对味,不过自从去年她家小儿子出生后,除了早朝之外,叶君一根本就抓不住她,一散朝她跑的比兔子还快,恨不得无时无刻都陪在小儿子身边。

    这个看起来心思活泛的蒋一正好能够代替不理自己的方婷,陪她闲聊。对于蒋一,叶君一可是真的寄予厚望。

    “你的美颜馆为什么停业了,明明生意那么火爆,没有理由停业啊。”不是叶君一没话找话,实在是使命在身,昨天美颜馆暂时停业的消息传进宫里,正在王一萧寝宫的叶君一真是好生见证了一番他的贵君有多能闹。抵着她的肩膀不让靠近,说是让她一定要找那位蒋大人问个明白,让蒋大人速速继续营业,否则她叶君一就别想爬上他的床!

    提到美颜馆不得不暂时停业的原因,蒋一不由得心痛,“实在是无奈之举,玫瑰养颜膏和金盏花凝露都是需要大量的鲜花来制作,现在正值冬季,根本就无处可寻啊,只能暂时停止售卖。”

    鲜花,冬季。叶君一想到一个一年四季花开不败的国家,“若是需要鲜花,海东一年四季都有盛开的,海东以鲜花为根本,遍地是花,要多少都有。”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章 海东鲜花,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