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眨眼间到了春耕的季节,但这与住在镇上的蒋一无关。不过,明兮闲来无事倒是在院子里种了些花,“等开花了,一定很好看。”上扬的嘴角满是期待。

    最近这些日子蒋一忙的是脚不沾地,每天一回来倒头就睡。烟花生意越做越大,外地的商人都赶过来谈合作,再也不需要为银子发愁。

    “兮儿,等这段时间忙完,我们就换个新宅子,再请几个人伺候,你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操劳了。”愈发娇媚的明兮现在对蒋一事事顺从,蒋一对他却心怀愧疚。这些日子一直忙着,没时间陪他,让他一个娇弱的男子独守空房还要操持家务,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不累,也没什么事做,你忙着生意我都懂的,你现在忙的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妻主不要自责。”体贴的明兮轻轻揉捏蒋一肩膀,帮她放松紧绷的身体。

    “兮儿,我,”蒋一想说青烟的事,和青烟在一起已经一个多月了,虽说期间也没能见几面,但还一直没有机会和明兮说两人的关系。

    “怎么了?有事想说。”走到蒋一面前坐下与她对视。

    “兮儿,你还记得青烟吗?”说吧,早晚都得说,何必一拖再拖。

    明兮有一瞬间的失神,竟然要说出来了吗,以为蒋一没想过告诉自己,想一直瞒着自己呢。

    “记得,青烟公子是个难得的美人,我还从没见过那般妩媚多姿又超脱除尘的男子,”青烟身上就是两种极端的纠结,让人看一眼就会被深深吸引,但又不敢伸手触碰,生怕玷污了美人。

    一向大度又善解人意的明兮说出夸赞青烟美貌的话,蒋一不觉得奇怪。明兮本就是闭月羞花之容,与青烟相比也并不会处于下风,更何况明兮不在意与人攀比外貌,“二月的时候,我和青烟在一起了。”

    偷偷看一眼明兮的脸色,正如想象中愣住了,但不见恼怒,反应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你是女人,去清音阁找小倌再正常不过,哪里需要和我说,我是你的夫君,只要照顾好你的生活就好了,我不是妒夫,不会捻酸吃醋的。”

    蒋一眉头皱了一下,明兮的话确实有理,世上有多少女人都去过青楼找小倌,在男人看来当然是正常的事,可青烟不是小倌,蒋一也没有想要亵渎或是玩弄青烟的意思。

    “兮儿,青烟不同,他不是清音阁的小倌,他委身于我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

    明兮脸色怔愣,他当然知道,只是想要用轻描淡写带过罢了,没想到蒋一会明确的告诉自己,看来他是打算对青烟负责的。晦涩难明地看了一眼蒋一,是啊,她不是那些负心的女人,就算青烟不是处子之身,蒋一对他上心了,也会产生想要保护的想法吧,再加上青烟把清白身子给了蒋一,那她肯定会想要给个名分,不让青烟继续待在那种地方。

    “兮儿,青烟并非是小倌,他父亲曾是清音阁的老板,死后将清音阁给了青烟,他一直躲在幕后,我想,既然我们有了夫妻之实,我不能负他,我想等换了新宅子就把青烟一同接过去。”

    或许是蒋一憧憬的目光太过灼热,让明兮无法直视,又或许是自己内心有了旁的感觉,所以不想看到蒋一为了别的男人做打算。

    胸腔泛起苦涩,努力克制住慌乱的心跳,心中告诫自己,明兮,你本就是有目的接近蒋一的,你哪里有资格不让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们没有未来,你不能阻止她和别人相爱,目的达成,你就会离开,不要再破坏蒋一的生活了。她对自己那么好,不能因为自己毁了第一次心动。

    “好啊,正好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个说话的,若是青烟进了门,还能一起说说话,这样你出去做生意的时候,我们俩也不会觉得闷了。”平淡的语调听不出心中的酸涩,努力压制住的悲痛没有让蒋一察觉到半分。

    “兮儿,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对不起兮儿,我们才在一起,我就有了旁人,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明兮这样大度更是叫蒋一羞愧,自己来了这里也跟所有女人一样,有花心的毛病,可蒋一清楚自己爱着明兮的细水长流,也爱青烟的怦然心动。贪心的说两个人她都要,深情的说两个人她都爱。

    “妻主,兮儿的名是你的,兮儿的人是你的,我是你的夫君,只想你能平安幸福,不想你为了这些琐事苦恼。”蒋一,不要说这些抱歉的话,我不配,我不值得你抱歉。

    “兮儿,我也是你的,兮儿,你是我活了二十年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你不必这样云淡风轻,我在意你的感受,你可以和我撒娇,也可以和我闹脾气,不要忍着。”牙齿轻轻撕磨娇嫩的耳垂。

    被蒋一拥在怀里的明兮身子不禁一抖,明兮还算清醒的意识里只有蒋一最后的话,自己是她爱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爱的原来是自己,可这份爱永远没有办法回应。

    烟花生意已经完全走上正轨,在蒋一的宣传下,全国各地不仅在年节购买,平日家里有什么喜事也会买烟花鞭炮庆祝。

    这边蒋一可以放手让韩管事来打理,韩管事就是最初跟着蒋一的人,她管理生意很有一套,远比蒋一这个门外汉强得多。

    蒋一原本是打算再速食产品上创业的,可还没迈出第一步就胎死腹中。速食产品最重要的东西蒋一研究不出来,防腐剂和食品添加剂,这些东西太过复杂,毕竟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蒋一怕有问题,她的化学知识完全不够支撑她尝试配制防腐剂,所以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财源滚滚日进斗金说的就是此时的蒋一,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蒋一没有忘本,依然和自己的第一个合作伙伴黄老板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个月也会给醉洋楼提供新菜配方,还是拿一成利。黄老板也不气,和现在的蒋一合作起来反倒没有以前那么多的虚假,多了几分真切。她原本就很看好蒋一这个年轻人,现在看来她的眼光绝对没错。

    蒋一的烟花生意可是做到了全国,甚至其他四国的商人对蒋一的烟花也很感兴趣,想来用不着太长时间蒋一的财富就会远远超过自己。

    但黄老板没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压迫感,反倒对蒋一十分佩服和好感,前些日子,儿子终于松口说可以和蒋一了解一下,但希望自己不要逼迫她们二人,毕竟蒋一是什么心思还不知道,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婚事而破坏母亲的生意往来。

    黄老板对此深感欣慰,没想到儿子能想通,还能说出这样懂事的话,一直以来对这个沉默寡言又怯懦内向的儿子,黄老板是十分头疼,再加上他还敢对那个负心人一直牵挂不下,更是生气。如今,儿子终于想开了,还愿意和自己选中的*人接触,黄老板怎么能不高兴。

    只是有一点黄老板有些为难和懊悔,最开始想的是在蒋一发迹前订下两人的婚事,最好能让蒋一入赘,这样生意也不算外流。可黄一凡思考的太久,现在蒋一正如日中天,自家的生意想来她很快就不会放在眼里,入赘是万不可能了。思前想后还是放弃让蒋一入赘的打算,毕竟儿子能有个好归宿,自家的生意能有*人才是最重要的。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5章 走上正轨,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