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含爱意的双眼深情地望着蒋一,“蒋一,你要我好不好?”试探地问出口,丝毫没有扭捏,毕竟出身青楼,虽然没出去接触过女子,但对于男女之事,他比许多人都清楚了解。见得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害羞的感觉。

    “青烟,你确定吗?”没有直接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郑重的询问青烟,让他确定自己的心意。青烟与一般的青楼男子不同,他没有经历过女人,更不是普通接的小倌,若是真的把自己交付出去,对他来说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草率。蒋一怕此时的青烟只是头脑不清楚,若自己真的要了他,等冷静下来,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对于蒋一的担忧,青烟心中欢喜,蒋一没有因为他出身青楼而瞧不起,更没有因为他主动,而直接上手,而是郑重其事的询问,让自己冷静的思考,这样的蒋一是他想要的蒋一。

    “蒋一,我从没告诉过你,我虽然不接,但我会的绝不比他们少,你想不想试试?”压低声音凑近蒋一耳边,魅惑入骨。

    葱白如玉的手指在蒋一胸前滑过,干净利落地解开衣襟,一层一层,直到遇见山峰,低声一笑,“我只在书上见过,书上的不及你一分美好。”

    炉火烧的正旺,即使没有衣物的防护,也丝毫不觉得寒冷,配着美人手指的舞动更觉得燥热。对于青烟的夸奖,蒋一不禁有些骄傲,原主虽然骨瘦如柴,但好在发育的还算正常。加上蒋一这半年的努力,身材不仅魁梧起来,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白吃,该长肉的都丰满起来。

    温暖的湿润滑过,蒋一不由得哆嗦一下,手指尖都在颤抖,诉说着主人的快乐。

    闭上双眼享受着青烟的多年所学,每一个动作都让蒋一全身发麻,完全不同与明兮带给自己的感觉,明兮是温顺的,不管何时他都是被动的接受,即使会主动开口,但行动上还是蒋一主导。

    青烟不一样,他懂得更多,甚至比蒋一懂得还多,他知道怎样挑起人得兴趣,更能快速地抓住蒋一的兴奋点。

    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身前的美人不知何时剥去外壳,肤如凝脂、吹弹可破、鲜嫩欲滴,雪白上没有任何瑕疵,低头望去,蒋一喉头一紧。

    迷离的双眼早已失去焦点,略微粗厉的手指抚上青烟的脸,“青烟,你真美。”

    没有华丽的词藻,也没有粗鄙的语言,更不是深情的告白,单单三个字,足以表达此时蒋一的所感所想。

    外面艳阳高照,街上人声鼎沸,楼下宾喧闹,屋内的两个人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些,全身心地沉浸在快乐之中。

    不知多少次沉沦,不知疲惫的彼此纠缠,终是再也提不起力气,方才罢休。

    “蒋一,我终于是你的了。”窝在蒋一怀里,满脸的满足与幸福。

    直到现在,刚才一直觉得自己身处仙境的蒋一才回过神来,感觉自己飘荡在天地间的灵魂终于归位。

    心情复杂地抱着怀里的美人,“青烟,为何独独是我?”

    不怪蒋一好奇,青烟的守宫砂蒋一是看过的,三十年来守身如玉,今日青烟邀请自己入幕,可以见得他并非是个不好男女之事的。可为什么三十年来都没想过,偏偏遇见自己后却动了凡心呢。

    蒋一搜刮了原主的所有记忆,没有任何与青烟有关系的蛛丝马迹,就连青烟这个名字也从未听说过。想来青烟虽然是清音阁的老板,但一直处在幕后,镇上人只知道清音阁鸨爹,哪有人知道青烟的存在。这样的青烟,为何会选中自己,尤其是现在的蒋一。

    可怀里的男人已经没办法给蒋一答案,疲惫袭来,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蒋一失笑,想起来青烟第一次上门问诊,她告诉他白日里多走动,身体疲惫了夜晚也就睡得熟了。今日终于是理论变成实践,果真运动能助眠啊。

    直到日落西山,青烟还在沉沉睡着,蒋一却不能再陪着了,明兮还来家里,晚上不能回去太晚。出来的时候交代过明兮不必等自己吃饭,有可能会回去的晚些,但也不能回去的太晚。毕竟明兮一个男人。自己在家,夜深了肯定会害怕。

    已经穿戴整齐的蒋一很是纠结,想要叫醒青烟再离开,却又舍不得打扰甜甜睡着的青烟。但直接离开,又有点提上裤子不认人的味道,一时间纠结不下。

    实在是挨不住了,只能给青烟留下字条,又在他额头落下轻吻,轻声开口,“青烟,明日我再来找你,今日天色已晚,必须回去了。”睡熟的青烟自然没办法回应,蒋一蹑手蹑脚地推门出去。

    怕外面吵闹的声音吵醒青烟。蒋一闪身出去便迅速将门关上,也就没看见床上美人努力憋笑的模样。

    青烟偷偷透过纱帐看了眼已经闭紧的屋门,拿起蒋一留在枕边的字条,上面规规矩矩地写着:青烟,今日天色已晚,必须回去。与你一场,十分欢喜,来日方长,定不负你,明日再来,恳请等候。

    字数不多,却完整地表达了蒋一的想法,她对自己有意,不是个不认人的,来日方长,轻声细细念着,她在许自己一辈子。将字条妥善地收起来保管,看着镜中面色红润、身上满是痕迹的自己,青烟不免吃惊,原来书上写的都是真的。

    平日里看起来妖艳妩媚,一举一动皆是风情*的青烟,此刻哪里还有半点娇媚的样子,脸上清晰的红晕就出卖了他在害羞的事实。

    刚迈进门,便看到了坐在厅中看书的明兮。听到开门的声响,明兮抬起头,“回来了,还挺早的,吃过饭了吗,要不要我去做点宵夜?”

    蒋一拉住正要为自己解开披风的小手,心里有些惭愧,刚与明兮成亲不久,自己便有了别的男人,实在是愧对于明兮。可蒋一并不后悔,也不觉得羞愧难当,青烟对于她来说有着莫名又致命的吸引力,今日她也确定了自己会为了青烟而心动。两人心意相通,没有什么错,就是对明兮来说有点残忍。

    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和明兮主动承认,转念一想自己还没问过青烟的意思,不好对第三人说,即使明兮是自己的夫君也不该说才对,便决定暂且闭口不提。

    “确实有些饿了,你坐着,我去厨房下碗面就行,你也吃点。”

    明兮拉住蒋一想要离开的身影。“下面多麻烦啊,有现成的菜,热一热就行。”

    蒋一刚想反驳,下面有什么麻烦的。突然想起来这里的面条都得是先吃先做,和面擀面煮面,确实很麻烦。脑海里闪过一个新想法。速食产品该提上日程了。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章 致命*,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