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的,你也要去清音阁?”仍然是满脸温柔,但语气却不怎么好。家里有两个男人,身为妻主大年初一还往清音阁跑,说出去肯定要被镇上的人笑话。虽说明兮知道蒋一只是去诊病,但外面的人不知情,风言风语传起来不好听。

    “是,研究出了药方,给青烟公子送过去。”蒋一没想到明兮考虑的问题,她专注于自己的郎中身份,想着既然已经有了方子不该耽误病人的治疗。至于别人会怎么想,蒋一更是从来没考虑过,人活一辈子,短短数十载,哪有功夫管别人的看法。

    一看蒋一无辜的样子就知道她是个没心的,根本就没考虑过外人的想法,明兮有些无奈,身为夫君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别忘了你答应午后带着韩森去郊外试火铳的威力,快去快回吧。”

    寻个由头,变相要求蒋一不要在清音阁逗留太久。

    “是,送过去就回来,不会耽误安排的。”大步走出门。

    “既然不想她总去找那个小倌,干嘛不直接告诉她,你要是开口挽留,她肯定听你的。”平淡的语气配上意味不明的表情,说不出的违和。

    明兮还在望着蒋一早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身影,走的真是快,确实是听话,让她快去快回就加快了脚步,满意又苦涩的微笑挂在嘴角,“我不能干涉她的自由,要是真把她束缚住,太残忍了。”

    韩森哼出冷笑,“残忍?不忍心?你说的倒是好听。”

    明兮转头,脸上没有面对蒋一时的温柔,狠狠瞪了一眼韩森,又恢复温顺的表情,柔声开口,“彼此不干涉,不是说好的吗?午饭想吃什么,我去做。”

    进了冬日,白天缩短,又加上一早一晚天气很冷,镇上的人家大多吃两顿饭,蒋一家也不例外。

    “随便吧,能吃到你做的饭,还真是折煞我了。”又是阴阳怪气的嘲讽。

    “韩森,不要试图挑衅我,我不会因为你的话而生气,我们各取所需,互不打扰。”说完,直接朝厨房走去,没给韩森一个多余的眼神。

    “你说,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她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却……”不再是挑衅的语气,也不再是讽刺的话,而是疑惑中带着不忍。

    “她不是普通人,不是吗,我们都知道的,也亲自确定了。”语气冰冷,不似平日里的温柔。

    “不是普通人就该被如此对待,就该被利用吗?你们高位者都这么冰冷?”

    明兮猛的转身,凌厉的目光盯着韩森,“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韩森,我们都一样,不管身份,不管出处,韩森,既然你选了这条路,作为探子,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不要来管我的,我们互不干涉,各取所需不好吗?”低声咆哮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不,我,我没有选择的。”痛苦地闭上眼睛,他只是个听从上位者的棋子,只能听命主人,没有选择的余地。

    “韩森,你的使命和身份不应该产生感情的,你爱上她了?心软了?可你们不会有结果的,目的达成,你不可能再留在她身边了。”语气幽幽,渐渐收起崩溃的表情,努力恢复成平日里镇静自如的模样。

    “不,我……”目光望进明兮眼睛里,“你呢,你为何这副表情,你爱上她了?”不回答明兮的问题,反倒质问明兮的心意。

    “我,”深吸口气,缓缓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太傻了,对一个陌生人能有这样大的善心,又温柔体贴,世上还有这样的女子,让人觉得奇怪。”想到和蒋一的初遇,嘴角不由得上扬,真是个傻子,五两银子对于蒋一来说并不是毛毛雨,她却说给就给了,对一个没有姿色的陌生人能有这样的善意,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明兮,这话我同样送给你,没有结果的事情不要陷进去太深,及早抽身吧。”这次没有讽刺的意思,完全是出自真心。

    这几日,看着蒋一和明兮的相处完全是平常夫妻的样子,蒋一的体贴温柔,对明兮照顾的无微不至,明兮看向蒋一的目光里全是爱意,在他看来并不是虚情假意。

    “我知道的,你也是,趁着还没确定自己的心意,趁早离开。”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现在又和颜悦色地为彼此考虑。

    “等火铳试验完,我会尽早离开的。”

    明兮冷哼,“哼,你们都已经是最强的了,还贪婪到如此地步。”

    韩森无言以对,明兮的话没有错,他无法反驳。

    “我去做饭了,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利索,回房间呆着吧,等妻主回来就能开饭。”妻主,还能叫多久的妻主呢。

    “蒋一,你来啦,你竟然还知道来看我,真好。”毫不掩饰的开心,惊讶于蒋一竟然会在大年初一登门。

    清音阁虽然是镇上女人最爱的地方,但大年初一这个特殊的时节还是没有人来的,这不,蒋一成了今日进门的第一个人,想来也是唯一一个。

    没想到青烟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这么欣喜,叫只是前来送调养身体方子的蒋一很不好意思,收紧袖子,纠结之下,还是直接掏出方子,“青烟公子,我是过来送方子的,昨日回去思索一番,想着尽快着手为你调养身体,紧赶慢赶写了方子,你看看。”

    只一瞬间的落寞,随即仍是保持着嘴角上扬的微笑,“好,我看看。”欢快地拿过方子,真的细细看起来。

    细白的手指揉揉额头,“哎呦,我真是不喜欢看这些文字,看个药方也觉得头疼,”妖媚的表情露出坏笑,“蒋一,你是大夫,最懂得穴位,你帮我按按吧,好不好。”

    漂亮的丹凤眼勾着蒋一的魂魄,像是要把可怜的小蒋一吸进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自觉自动地将手指搭上青烟的脑袋。

    青烟舒服地闭上双眼,头随着蒋一的动作轻轻摇晃,发出满足的声音,“蒋一,你的手法真好,按起来真舒服。”

    “那是当然,我从小就给我老爸按,手法娴熟的很。”

    提起*,蒋一不免想起爸妈,原本世界的自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要是死了,爸妈这个年还不知道怎么过呢,别人家都是大团圆,自己家却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知道爸妈能不能撑住,两人肯定是悲痛欲绝。自己却无能为力,还想着在这个世界风生水起,真是没长心。今生今世对不起父母的生养之恩,只能来世在承欢膝下,报答父母的爱。

    思绪随意飘着,回神才发现青烟早就转过身来仰视自己,“蒋一,我还是处子之身呢。”

    黑色的眸子闪着光芒,直白的语言让蒋一不明所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艳红的嘴唇发出咯咯笑声,笑的花枝乱颤,看起来更加明媚动人,一点粗鲁的感觉都没有,只会让人更觉得眼前的男人是一个勾人的妖精,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蒋一,呆瓜!好了,大年初一的,在这儿待久了不好,快回家去吧,别惹得一身腥。”

    蒋一皱眉,“你何出此言,我没觉得来你这儿会被说什么不好的话,即使有,我也不在意。”

    青烟没有因为蒋一的话而有什么大的反应,微微耸肩,“我知道啊,我能不知道你嘛,但是我不想让人说你坏话,所以你快回去,明天再来找我,快回去吧,才不留你吃饭呢。”

    被青烟以玩笑糊弄过去,又看他真的没有自怨自艾,蒋一没有再多言,毕竟出来前明兮交代过让自己快去快回。对于她来说,明兮才是最重要的,青烟只是自己的一个病患,只要告诉他自己没有瞧不起清音阁的人就行了,别的蒋一无能为力,不想多言,言多必失,蒋一不想闹出什么误会。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章 各怀鬼胎,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