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一束快速升空的火花在夜空炸开,已经见过烟花的明兮早就捂住耳朵,黑色的眸子紧盯着夜空中闪光的烟花。

    韩森全程瞪大眼睛,第一次见到烟花,对他来说这东西既陌生又新奇,不由得联想到蒋一给自己制作的火统,也是用火药做的,烟花也是,这样迅速的速度,若真的用到……那必将是手到擒来,原本平静无波澜的眼睛里闪着憧憬期待的光芒。

    正逢春节,街坊邻居也都醒着,听到声响出来一看,只见天上闪过火花,却并不吓人,只觉得绚烂无比,又转瞬即逝,让人留恋。

    “妻主,这次的烟花比上一次的还要好看。”难得明兮能用活泼的声音说话,蒋一觉得自己埋头苦干的研究没有白费。

    “漂亮吧,这是特意为你做的,明亮如星,绚烂似火。”明兮是蒋一决定真正学会适应这个世界,留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的初衷。对于蒋一来说,明兮是前进的引路人,是温暖的避风港,是一辈子的守候,以烟花为发财的第一步,以烟花为两人的见证。

    两人依偎在一起,吸取彼此身上的温暖,独自站在一旁的韩森抬头望月,今晚的月亮还挺圆的,正值春节,真是个好兆头。目光转向旁若无人相拥的两人,不免低头顾影自怜,终究是后来者,无法插入两人中间。

    大年初一,一大早街上就热闹起来,走街串巷拜年的人逢人便说恭喜发财。

    蒋一在镇上没有亲戚,熟悉的人也就一个黄老板,又不好在大年初一就贸然上门打扰。提到黄老板,蒋一突然想起来之前还和黄老板有约,说年后去拜访,正好带着明兮去上门拜访。黄老板家大业大,在镇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带着明兮刚进门,应该就能把两人结合的关系传遍全镇吧,也省的以后好奇心重的人东打听西打听的,一举两得。

    蒋一和明兮签下婚书的第二天就带着东西到街坊邻居家里送喜糖,同街的人也都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对于蒋大夫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夫君无不是大为惊叹,毕竟半年前的蒋大夫还是个被*压榨、瘦骨嶙峋、无人在意的小学徒,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醉洋楼新菜式的分成人,又娶了娇美夫君,任谁看了能不惊讶,这样的人生转变实在是叹为观止。

    此时出门的街坊四邻都对一个话题最感兴趣,那就是昨个除夕夜大家都看到的火光,不对,不应该说是火光,而是火花,还是巨大的火花,在天空中如一片片花瓣一样绽放,短暂停留后随即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再也寻不到踪影。

    林大娘家离蒋一家最近,昨个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火花是从她家里出来的,火花升空前还有响声,坐在屋子里都能听到。

    听着邻居都在讨论,林大娘也跟着凑上前去,凑热闹是人类的本性,群居动物不肯放过一丝可以讨论的八卦,“那火花我可是瞧得一清二楚,是从蒋大夫家里出来的,离得近看更是漂亮的不像样子,那叫一个震撼。你们离得太远,不像我们离得近,整个过程都看到了。”

    林大娘原本就喜欢享受众人的目光洗礼,这一番话立马得到反馈,作为在场离蒋一家最近的她,自然就成了大家伙争相询问的对象,给足了林大娘满足感。

    “哎,那你倒是说说蒋大夫家那是个什么玩意,她从哪里搞来的。”

    这个问题正中下怀,今天早上在门口碰到的时候,林大娘特意问了蒋一关于昨天晚上莫名出现的火花是怎么一回事,蒋一的回答那叫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林大娘听的十分明白,对于烟花这东西有了很深的了解。

    “那叫烟花,是蒋大夫自己研究出来的,说是等过几天开工了,就大批量的制作出来卖,到时候大家都能买到,都能坐在自家院子里看烟花。”

    这就是蒋一的营销策略,先在潜在消费者群体中打出名号,作为多少见过昨晚烟花燃放的众人,她们对烟花的好奇心是最重的,听说是个新鲜的玩物,又很快就能买到,正逢春节,大家愿意为这个烟花支付银子。

    林大娘为着自己比别人了解的多而沾沾自喜,殊不知成了蒋一暗里的宣传人。

    “这蒋大夫真是个传奇人物,火锅是她给的配方,现在又研究出这么个新鲜的玩意,士别三日刮目相待啊,这个后生不一般,以前真是眼拙,没看到蒋大夫的灵秀。”

    人群中不禁有人感叹,“是啊,蒋大夫这半年叫人惊奇,医术也好,懂得又多。对了,年前还带着新娶的夫君上门送喜糖呢,说是嫌麻烦就不办喜宴了,但还是过来知会一声大家伙儿。好家伙,她那个夫君,那叫一个漂亮,我活了四十多年了,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

    “一直听大家说,我还从没见过,真想看看他能有多漂亮,比清音阁的小倌还漂亮?”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调侃蒋一的铁匠,要说她下流猥琐,真是没委屈她,哪有人会拿良家男子和青楼小倌比的,可偏偏这个无礼的就能当众说出这种话来。

    “我家男人倒是和那孩子说过话,说是那孩子说起话来温声细语,一看就是个身体不好的,漂亮又怎么样,娶回家的男人啊,还得是好生养最重要。”

    林大娘的话没人配合她,谁不知道她一直都扬言自家的儿子林达美若天仙,可知晓内情的都知道她是在吹牛。那林达也就是比普通男子看起来顺眼些,就瞧着林大娘的样子,她儿子能好看到哪儿去。说这话不就是明摆着嫉妒蒋大夫男人的容貌,变着法的贬低人嘛。

    林大娘没想到自己自以为是的贬低反倒更加让众人认为蒋大夫的男人一定是个顶尖的大美人,否则怎么会叫林大娘如此嫉妒。

    都赶着拜年,扎堆的人群很快散去,朝着各自原本的方向离开,徒留在原地的旋风默默打转。

    人在家中坐瓜从天上来,正在家里和韩森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明兮还不知道自己成了众人口中的谈资。

    “火统既然已经做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动手呢?”昨个入睡前蒋一告诉韩森,火统已经做好了,等午后带他去郊外试试它的威力。虽然没相处几天,两人之间又是这么尴尬的关系,同是蒋一的施救对象,现在又都靠着蒋一生活。明兮是个有确切身份的。签了婚书告知众人的夫君。可韩森的身份就有些不尴不尬了,没名没分,还要靠着蒋一给自己研制武器来报仇,身上的伤还没养好,完全是要靠蒋一养活照顾。

    明兮和韩森的关系说句最简单的那就是竞争关系,竞争蒋一的心和关注。但两人的性格决定了他们不会像一般家的男人那样吵架拌嘴,而是尽量以最平静的态度对待对方。一来二去,两人之间气到了诡异的地步。

    “蒋大夫说让我伤养好了再去,这次不能失败,必须万无一失,否则对不起她费尽力气做出来的火统。”说这话时,韩森不由得想起蒋一老神在在的样子,一副胸有成竹又担忧自己的模样。嘴上说着相信他又强制他留下来养伤,实际上心里是对韩森的关心。

    对于蒋一的关怀,韩森照单全收,毕竟没有人会不习惯他人的关心,这人还不是外人,是自己选中的妻主人选,不管是不是报恩的目的,韩森想像明兮一样跟着蒋一的打算不会变。

    蒋一深思熟虑后终于得出了给青烟的药方,他身子不像明兮那样虚弱,作为清音阁的老板,平日里的吃食还是很好的,自然而然身体没有什么大的亏空。

    拿着药方,蒋一推门出来准备直接去清音阁送药方。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章 烟花之谜,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