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那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明兮又问道,毕竟蒋一傻呆呆的目光他不太理解缘由,想弄清楚为什么。

    “我在想,该给你再买几身衣裳,等天气暖了,这些个厚的就不能穿了,该提前买好。”

    明兮低垂视线,抬起头望着几步远的蒋一,“你也该买几身衣裳,总是翻来覆去这两件换着穿,我待在家里穿什么都一样,你是女人,该穿的体面些,不必总顾着我。”

    这话说的不免心酸,家里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两人就是都买几身衣服也没什么的,明兮这话肯定是自小穷苦惯了的,总想着顾及别人感受,惹得蒋一一阵心疼,牵着明兮走出房门,“我每个月都能从醉洋楼拿到分成,养活你绝对不是问题,银子你不必担心,我都赚的来。现在,坐下吃饭。”

    明兮顺从地坐下,一如往常先是喝药膳粥,“今日的药膳粥苦了些。”第一次蒋一给他做药膳粥时下了明兮一跳,弄得他诚惶诚恐的,本以为是寄人篱下,做好了要当牛做马伺候人的打算,没成想蒋一不但不用自己伺候,反倒是整日为自己号脉进补,药膳粥吃着,还有一些补品,几十两银子花出去,弄得明兮心惊肉跳。原本是怀着卖身葬父的打算,也想过这位肯伸出援手的蒋大夫应该是个和善的人,却没想到能善良到如此地步,明兮渐渐倾心。

    “今日多加了几味药材,补一补,毕竟昨日闹得太凶,怕你身子受不住。”声音越来越低,刚刚有了肌肤之亲的两个人将这事拿到台面上来讲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自在。

    “现在快过年了,来不及张罗,等过完年,我们就成亲。”昨晚没能得到回答的话又说一遍,蒋一筷子没停,就像是在说这菜真好吃一样随意。绝对不是蒋一不当回事,是她尽量装作轻松的样子,毕竟是求婚,她很紧张的好不好。

    “我哪里配得上你呢,无父无母,家里每个依仗,不能给你什么帮助,幸得你相助,才能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能有幸伺候床榻,也算是我还能有报答恩情的法子,万万不敢奢求与你成亲。”自嘲一笑,“成亲,该是留给你心爱之人才对。”

    除了最后这句,其他的妄自菲薄蒋一都不认同,“我也是无父无母,有没有什么正经的谋生渠道,除了会些医术之外,就只能研究研究菜谱这种女人都不愿意碰的东西,你不会瞧不起这般没出息的我,已经是我的福分了,你长得这么美,又性情温和,能娶到你是我三生有幸,捡了个大便宜,要不然,我这样的人,哪里有人肯嫁呢。”

    这又是蒋一在妄自菲薄了,曾经的蒋一或许没人肯嫁,但现在的蒋一在镇里也是有人愿意嫁的。毕竟醉洋楼的火锅早已经成了镇里最火的菜品,又出了炸鸡这种新鲜的吃法,两者皆出自蒋大夫之手的事,很多人都知道。

    对于每个月蒋一上门去领分成的事虽然没有外传,但去的多了总会被人碰见,自然而然也就导致不少的人知道蒋大夫每个月都能从醉洋楼领分成的事。一来二去,镇里的八卦本就不多,蒋一这点事算是被传开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蒋大夫,一下子就进了众人的视线里,门当户对的也有些心思,毕竟只要醉洋楼在,蒋大夫这每个月的分成都会有,自家儿子嫁过去至少吃喝不愁,对于普通人家的父母来说已经足够满足了。

    “你把我夸的太好了,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明兮害羞地低头,不敢抬头。

    一通表白之下,蒋一反倒大胆起来,握住明兮的手,“我只怕才疏学浅,形容不出你的美丽,单单是坐在你面前我便心猿意马,你说,你得有多美?”

    明兮这会儿刚喝完药膳粥嘴里正发苦,但听着蒋一的话却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将嘴里的苦盖了过去,“你这人,从前怎么没看出来是个惯会耍嘴皮子的,花言巧语说的一点也不眨眼。”

    抱怨的话配上温柔的语气,又是明兮这样温顺的人说出来的,一点杀伤力也没有。

    “不是花言巧语,是肺腑之言才对。”蒋一没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你倒是说一句,到底嫁不嫁,难道你不想对我负责?”

    明兮挣开蒋一的手,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你这人满嘴胡言,你一个女人哪里需要我来负责,分明应该是……”终究是面皮薄,说不出口。

    “应该是什么?”蒋一打趣,见他不回答,也不矫情。直接自问自答,“哦,该是我对你负责才对。”明兮瞪了一眼蒋一,这一眼却更多的是柔情,惹得蒋一心软。

    “那我对你负责好不好,我娶你,过了年,我们成亲。”不能不明不白得让人跟着,昨日不管是王大娘还是黄老板,她们的言语虽然是打趣自己,但对于明兮这样没有名分的跟着自己总归是瞧不起的,婚事也不用弄得太大,自己只是个小小郎中,只需要热闹一下,让街坊邻居都知道就行了,依照八卦的传播能力,肯定很快就能全镇皆知。

    “我总觉得,成亲这样大的事该是给你心上人才行,若是你怕我不清不楚地跟着你被人说三道四,那就跟街坊邻居知会一声,反正我们俩都没有长辈,不办喜宴也没什么的。更何况,办喜宴那是花钱如流水,我们该攒着钱才是,万一不久后怀了孩子,养孩子需要钱呢。”

    蒋一没想到明兮竟然想的这样远,都想到了孩子的事,“若是没有喜宴,总觉得亏待了你。”不都说没有婚礼的婚姻不完整吗,蒋一不想让明兮觉得自己的婚姻不完整。蒋一一直在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想事情,忽略了这个时代本就没有多少男子会奢求一场喜宴。世家公子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嫁为正夫倒是能有个喜宴,普通人家的男子根本就没考虑过喜宴这回事,喜宴花的银子足够一家人两年的生活费,哪里有人有钱去办喜宴呢?毕竟像蒋一这样除了本职之外,能有别的赚钱出路的人不多,大多数人都是将巴将的过活。

    “你要是能对我好,日后迎别人进来也不会冷落了我,我就知足了。”蒋一悻悻地耸耸鼻尖,明兮竟然还想到了日后迎别人进门的事,想的确实很远。对于日后自己是不是也会像这个时代的女人一样,身边环肥燕瘦,蒋一不敢保证,因此也就没出言反驳,装腔作势地发誓自己不会找别人,对于自己的自制力,蒋一没什么信心。

    一场关于婚事的讨论,也就在明兮左推右让中成了幻影,告吹了。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章 商量婚事,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