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都在忙着准备过年,一天下来都没人过来问诊,这时候蒋一就不得不庆幸自己有旁的赚钱路子,要不然这个年她过的肯定很惨。

    “明兮,我们的年货应该不缺什么吧?”来到年关,过了小年镇里的店铺一关门,再想买什么就只能傻眼了。

    “齐了,该备上的都备上了。”

    蒋一突然一拍脑门,“还缺一个,没有烟花啊。”这过年最应景的烟花怎么能没有呢,自己竟然忘了。

    明兮不解,“什么烟花?那是什么?”

    “烟花啊,就是,你们应该叫爆竹?”明兮还是一副不解摸模样,弄得蒋一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就是过年的时候会放的东西,嘭,咻!”明兮忍俊不禁,“不清楚,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蒋一眯起眼睛,倏地睁大,莫非这又是给自己的一条发财路,若是这个时代没有烟花,那蒋一的化学功底就可以用上了,这可是一笔暴利的生意啊。

    变化多端的小表情没逃过明兮的眼睛,“你又在想什么主意?”

    如今两人有了夫妻之实,说话不再像以前那样疏离气,对于彼此的想法也有意探究。

    “我在想,若是这里没有烟花,那我可以做吃螃蟹第一人,将烟花研制出来,肯定能成为一本万利的生意。今年恐怕是来不及了,要是真要大批量的生产,只能等过了年再看。单说这个烟花的配方和生产技术恐怕就只有我一个人能行,还得多找些人手来加工。”

    奇怪的词汇组成奇怪的话,明兮听的稀里糊涂,只抓住了一个关键点,蒋一又有了新主意,新的赚钱门路。作为夫君,很乐意看到妻主能够有能力赚更多的银子,这样的妻主是人人都想嫁的,蒋一正巧是个会谋生的。

    “若是你想要人手来做工,那是不是需要个店铺呢?可要是真在镇里租个店铺可是要好大一笔银子,万一没办法盈利,该怎么办呢?”

    倒不是不相信蒋一,而是明兮对于这个世界有清楚的认知,租店铺要钱,雇伙计要钱,这些一旦投入,没办法盈利的话就都得打水漂。

    前几日蒋一统计了一下攒下的银子,抹去作为日常花销的零头,共计一百两。明兮住下后,蒋一在给他的进补上花销很大,不止需要药材,还买了一堆补品,支出了不少银子。这一百两就成了蒋一手里的底线,能不动就绝对不会动。

    明兮的顾虑,蒋一也想到了,毕竟对这个世界没有清晰的了解,连烟花都没有的世界,到底能不能接受烟花的出现,会不会被烟花吸引都是疑问。

    “明日我出去买些用料,给你做几个烟花瞧瞧,也好知道烟花能不能被世人所接受。”每年蒋一在村里过年的时候,都会跟着同龄伙伴去放烟花玩,甚至还大胆尝试过二踢脚这样的巨响爆竹。作为化学生,蒋一没放过身边每一个可以研究的化学物质,烟花需要哪些东西来制作,她都是一清二楚。

    说干就干,隔天起了个大早去街上采购,这些东西形容起来很是费劲,跑了好几家店才凑齐,兴冲冲地带着东西往回走,却在巷子口遇到了不速之。

    “你你是谁,别动手,无冤无仇的,要钱我有,给你。”掏出剩下的二两银子递给身后挟持自己的人。

    “救我,我知道你是郎中,我受伤了,不许声张,否则要你的命。”低沉的声音传来,流露出疲惫感,蒋一使劲动动鼻子,确实闻到些许的血腥味。

    “好,但你别这样挟持着我,我家里有丈夫,你这样会吓到他的,我肯定能救你,走吧,跟我进去。”紧张地吞口水,缓慢挪动步子离开比在自己后腰的匕首。回头审视黑衣男子,黑布遮面看不出模样,露出的眼睛射出凌厉的目光,蒋一连忙收回视线,“走吧。”

    男子没有犹豫,直接跟上蒋一的步伐,“你最好老实点,我出手很快的,你要是敢叫嚷,我就拉着你和你的丈夫陪葬。”

    蒋一无语,这是什么事啊,大过年的,招惹到这主,有求于自己还威胁人,没礼貌。

    见到蒋一回来,明兮迎上去,看到身后跟着的黑衣男子愣了一下,询问的目光看向蒋一。

    蒋一拉着明兮进屋,放下背篓,“别怕,在路上遇到的,他受伤了,知道我是郎中,上门求救的,你先进屋去,别出来。”

    明兮咬紧嘴唇,凑近蒋一耳朵轻声问,“我看他这样子有点吓人,他不会伤害你吧。”担忧神情触动了蒋一的心弦,来这个世界半年时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关心自己的安危,也是蒋一第一次感受到属于这个世界的归属感,有人陪着自己有人担忧自己,还怎么能说这不是自己的家呢。

    安慰地拍拍明兮的手,“放心,不会有事的,先进屋去吧,一个男人而已,我对付得了。”

    明兮担忧没有因为蒋一的话而少几分,“不要,我跟你一起,我不能去躲起来,我要陪你一起。”

    强硬的态度让蒋一没办法再把人往屋里推,原本是想着不让明兮看到医治的血腥场面,毕竟黑衣男子说自己受伤了,身上又有血腥味,肯定不会是什么小伤,明兮一个男子,看了或许会害怕。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腻腻歪歪的,我还等着呢。”不耐烦地打断二人的退让,实在看不过眼,这儿还等着蒋一给包扎呢,她却在那儿跟着男人腻歪,还是不是医者仁心了,一点着急的感觉都没有。

    被人指责腻歪,明兮不禁脸红,不好意思起来,松开蒋一的手,推了她一把,“快去给公子包扎吧。”

    拿过药箱,查看男子的伤势,伤在肩膀,蒋一不得不剪开男子的衣服,“公子,得罪,我得剪开你的衣服查看上药。”

    陌生的女子要剪开自己的衣服,男子面色一滞,目光下垂,“大夫不必顾及这些,医治之需,我不会赖上娘子为我负责。”

    一整个无语住,什么叫不会让自己为他负责,露个肩膀而已,又没扒下他的衣服。

    “那,我就动手了,可能会很疼,公子忍耐一下。”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章 不速之客,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