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鱼贯而出,刚刚还拥挤的院子一下子变得安静,还没缓过神来的众人心思各异。

    紧紧握着烫手的圣旨,蒋一心里感慨万千,没想到朝廷会对她下达这样的旨意。原本以为韩森得到火铳之后,自己就没用了,现在让自己进京任职到底又有什么陷阱等着她,不得而知。

    “蒋一,圣旨上说的火铳是?”黄老板发问,与蒋一认识两年了,她可是从来没听说过蒋一跟朝廷有什么牵连,这圣旨来的甚是奇怪。

    想到火铳就不由得想到当初韩森也是带着欺骗接近自己,话不好说的太明白,“火铳是儿媳曾经造出来的武器,没想到能得皇上赏识,实乃意料之外。”

    作为人精,黄老板自然听得出蒋一有所避讳,也没再深问,“能得皇上赏识是好事,士农工商,我们商人空有钱财,没有权力,如今你能有机会在朝廷任职,是光宗耀祖的事。”

    蒋一默默点头,她可不在意什么士农工商,但黄老板有句话说的没有,能在朝廷任职也就有了权力,这年头有权力就有话语权,走出去也有人让着你,仔细想想去京城当个官员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在的蒋一是这样劝慰自己,可后来因为上朝比朝九晚五还要可怕,蒋一数次想要中途逃跑。

    时间紧迫,将各店铺的生意交代好,又合计好到京城能做什么生意,蒋一带着青烟和黄一凡正式踏上了进京之路。

    人声鼎沸的街市,摩肩接踵的人群,川流不息的叫卖声,京城的繁华完全不同于凤阳镇的平淡,少了烟火气,更多的是热闹。

    马车一停,外面响起王管事的声音,王管事就是那日到蒋家宣读圣旨的人,“蒋大人,到了。”

    掀开帘子,迈步出去,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有门匾的宅子,移开视线,伸手将两位夫郎扶下来。

    王管事依旧面带微笑,“既然把蒋大人送到了,我就先回宫复命了,蒋大人自便。”

    蒋一拱手,“多谢王管事一路照拂,等得了空再好好谢过。”

    “蒋大人客气,先行一步。”没再多言直接带着人离开。

    进门巡视一番,蒋一发现了大问题,这府里没有一个伺候的下人。给了宅子,却没有安排下人,当今圣上的想法还真是难猜,莫非是想表明她并无意监视自己?只带了奶娘和夫郎贴身小厮的蒋一不得不立刻出门去张罗着买些下人回来。

    一通折腾,人生地不熟的京城让蒋一头大,但好歹在晚饭前顺利的将下人带进了府里。

    “累了吧,喝口茶,我刚看了那两个厨子是手脚麻利的,告诉她们不必隆重,做几个小菜先应付一下就行。”手指抚上蒋一的额头轻轻*。

    按住在自己额头上缓缓按压的手,拉过青烟入怀,“嗯,刚到京城,我也不是很熟悉这里,家里的事还得多靠你。”

    手指滑过蒋一略显憔悴的面颊,一路过来蒋一的心事重重,青烟都看得出来,“蒋一,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这京城也没有什么不一般的。”

    对于蒋一的心思,青烟觉得自己大致能猜到,韩森的事蒋一之前虽说是一笔带过,但想来今日能在朝任职与当初韩森骗取火铳脱不了关系,不过,既然火铳已经到手,为什么又将蒋一“请”进京城,青烟百思不得其解。

    “青烟,京城不同凤阳镇,在朝为官更不同于做一个普通的商人,前路渺茫,实在是不能不令人担忧。”直接说出自己的顾虑,这几日蒋一思考了很多。

    自己作为另一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懂这个世界的规则,却还是摸爬滚打豁出了名堂。但入朝为官实在是让蒋一头大,她一个混商业的,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贡献,她想不到。

    “即使茫然也得应对不是?别想了,先去吃饭,明日还得上朝呢。”

    一提到上朝蒋一就不由得生气,这个皇上封自己什么官职不好,非得是五品,兴庆五品以上官员需要早朝,蒋一刚好卡在线上,实在是让她这个懒惰的人头疼,一想到天不亮就得爬起来往宫里去,蒋一就觉得生活没有了滋味。

    “是,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护住你们爷俩,”稍微停顿,又加了句,“还有一凡。”青烟含笑点头。

    一路舟车劳顿,用过晚饭三人没有闲聊,都扎进房里直接睡下。

    次日天还未亮,蒋一睁着朦胧的双眼爬起来,麻木地伸手勾朝服,好在门外侯着的小厮进来帮她更衣,给了蒋一清醒的空挡。

    由于品阶低,蒋一的位置在最后面,望着看不清脸的皇上,又看着面前一个个脑袋,蒋一心里叫苦连天,她能不能跑路啊,太困了,这大臣的奏折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听的人犯困。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一声令响,蒋一高兴地睁大眼睛,再一声退朝,蒋一兴高采烈地走出去,没做停留。

    她没有心思和其他官员结交,毕竟她现在没地位又没名号,也不知道该和人家说些什么,索性快点回家抱孩子才是正事。

    “蒋大人留步。”没能走出去多远,便被笑呵呵的王管事叫住。

    想着在人家的地盘上,蒋一彬彬有礼地问好,“王管事。”

    “蒋大人,陛下请您到御书房谈话。”说完,直接做请的姿态。

    原本还挂着笑容的小脸直接垮掉,抬头望日,归家遥遥无期。

    一路走到御书房,王管事先是进去通报,没等多长时间又出来叫蒋一进去。

    刚在朝堂没看清这位女皇陛下的尊容,现下近距离接触不免有些怔愣,原本以为会是个威严的人,没成想一眼看过去是个温润如玉的人。此时的女皇脱下龙袍,身着墨绿色,显得人沉静又温和,清冷矜贵。

    “微臣参见陛下。”起初愣神的蒋一反应过来,连忙跪下行礼,心里为自己刚才的失礼忐忑不安。

    “爱卿平身,不必多礼。”轻柔的声音传入耳中,没有一点上位者的架子。

    蒋一起身,一时间两人静默无言地对视,想起身为臣子怎么能直视圣上,连忙垂下目光。

    叶君一没有着急开口,而是仔细打量眼前的人。兴庆早在自己身为太女的时候就成了五国中最强盛的,三年前自己登基后更是大刀阔斧地改革,致力于将兴庆的地位稳固住,又试图保持一大四小的和平局面。又想强盛又想和平,一时间叶君一苦于找不到威慑其他四国的办法。

    正值苦恼之际,一老道突然出现,告诉她很快会有人能够帮她实现心愿,只是要等,等一个日子。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世外之人将会降世。

    原本叶君一是不相信的,直到老道说出灵魂转世、使命所在,她才真正思考老道的话。

    派人前去守着老道说的那人,发现她正如老道所说是个受困于*打骂的可怜人,没等太长时间,随着*的离世,那人也跟着闭了气,完全就是个死人的模样。一切正如老道所说,已经死了三日的人竟然活了过来!

    从莫名其妙的菜式配方,到火铳,再到誉满全国的烟花,以及为海东治理害虫的杀虫药。叶君一见识到了蒋一的不一般,这般作为确实能助她成功,所以才会有了召她入朝为官一事。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章 入朝为官,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