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想到从前的人和事,这金陵城是待不下去了,马不停蹄地赶回凤阳镇。回到自己熟悉的小镇,看着热闹又充满烟火气的街道,人来人往,蒋一觉得很心安。

    提前得到消息的青烟站在门口望着风尘仆仆、却看不出一丝疲惫的蒋一,俊美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来。

    一走两个来月,如今七个月大的肚子看起来像个皮球一样鼓,三月的天气还不算暖和,蒋一赶忙拥着青烟进去,“怎么站在门外等,多冷啊。”

    阔别两个月,熟悉的唠叨又在耳边响起,青烟心里的惦记有了归放处,这人回来了,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走多年。这些日子,蒋一不断地有书信从四面八方给自己传回来,可他就是不放心,总觉得蒋一会再一次消失。吃不好睡不稳的,只能把害怕说给肚子里的孩子听,不过,现在蒋一终于回来了,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

    “想你,想快点见到你。”没有掩盖自己的情绪,直接将最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蒋一,我好怕,怕你不回来。”

    平日里妩媚动人又高傲的孔雀突然像无处落脚的可怜小鸟,惹得蒋一心疼不已,“我怎么会不回来呢,你在这儿,孩子在这儿,我能跑哪儿去?我哪儿也不去,就守着你们爷俩过。”此心归处便是吾乡。

    眼睛直直盯着蒋一甚至舍不得眨眼,“蒋一,你说,你会不会突然消失,然后再十年回来,那该怎么办啊?”

    都说孕妇多愁善感,蒋一没想到换成孕夫也会这么敏感,乱想些有的没的。不过这也不怪青烟多愁善感,实在是自己有错,当年莫名其妙地来,又突然销声匿迹十年,这十年青烟守着三个月的美好回忆,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日子有多难熬也只有他自己承受。

    “青烟,我不会走的,我在这里有你有孩子有家,不会再离开了。”虽然至今还没弄明白自己如何来,又会不会回去,但蒋一心里有感应,她觉得自己会在这里终老。至于另一个世界欠下的养育之恩,蒋一无能为力,只能逢年过节对着远隔时空的父母磕头请罪。

    “蒋一,爸爸妈妈不会怪你的。”刚刚还杞人忧天满脸哀愁的青烟反过来安慰蒋一。

    对于蒋一的身份青烟是一清二楚的,成亲之后,蒋一更是带着青烟瑶瑶叩首父母,时不时讲一些自己小时候的趣事。还告诉了青烟按照她们那儿的规矩,嫁给蒋一的青烟要叫她的父母爸爸妈妈,虽然对这个奇怪的词汇很陌生,叫习惯了也就顺口了。

    “不想那些了,青烟,我从四处搜罗来一堆好东西,走,带你去看看。”顺着蒋一的力道起身,一同往库房走去。

    夕阳正好、落日余晖,金色泛着红晕的光芒照在两人背上,将影子拉的很长,就像未来的路很漫长,但彼此的相守会让日子过得愉悦。

    四月初六,凤阳镇又一次因为蒋一而热闹起来,不过这一次又不单单是因为蒋一。更多的是为了镇上曾经的首富黄老板,作为镇上的富商,黄老板一直都是轻易亲人,吃水不忘挖井人,对镇上的百姓尤为照顾。

    如今黄老板的独子出嫁,镇上的百姓都为她高兴,热闹地庆祝。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十里红妆、数十抬嫁妆,黄老板将儿子的婚事办的声势浩大,一方面是因为她真的有钱,另一方面是想让镇上的人看看,虽然黄一凡不是正夫,但自己也是高高兴兴地为儿子筹备婚事,对这个儿媳很是相中。

    这回有黄老板帮忙招待宾客,蒋一早早地被赶回去洞房。

    推门进去,大红的喜床上坐在脊背挺直的小人,掀开盖头,见到那羞怯又柔美的面容。

    任由着喜爹主持完整个流程,众人倾巢而出,两人同时长长地出口气,对视一眼,相视而笑,“蒋一,谢谢你。”

    莫名其妙的感谢突然袭来,蒋一明白黄一凡的意思,微醺的状态渐渐清醒过来,“不必道谢,倒是我捡了个大便宜,娶了美夫郎,让人好生羡慕。”用玩笑的语气缓和一下黄一凡紧张的情绪。

    “这么说来,倒是你赚了。”轻声一笑,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开,不由得再一次长出气,这回才是真的松弛下来了。

    “去洗漱吧,我叫人准备了饭菜,这会儿应该也快送过来了。”

    黄一凡眼里流露惊喜,没想到蒋一竟然如此细心周到,还想着让人给自己准备夜宵,心里一暖,“好。”

    收走碗碟,再次关上门,又把两人单独扔在房间里,黄一凡又开始感觉有些不自在,视线飘忽,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对于洞房花烛,父亲在出嫁前就教过他了,但当真正要面对实践的那一刻,黄一凡心里还是不免紧张。更何况他和蒋一与一般的媒妁之言不同,也与一般的心意相通有别,两人的婚事纯粹是自己的避风港。蒋一到底想不想与自己做那档子事,他不敢确定。

    喉头滚动,咽下口水,不知道蒋一有没有在看自己,反正黄一凡觉得如坐针毡,又因为折腾了一天,疲惫袭击着他脆弱的神经,又怕又困。

    “睡吧,今天先将就一下,我得和你盖一床被子,等之后再让人拿一床被子来,到时候省的咱们两个抢被子打架。”拍拍里面的位置示意黄一凡睡过去。

    得到指令的黄一凡手脚并用地爬进去,钻进被子里,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呀眨,“蒋一,谢谢你。”迷上眼睛朝蒋一甜甜一笑。

    这一次的谢谢,蒋一收下。他在谢自己主动开口打破僵局,也在谢自己没有强迫他,让这个对于床事充满担忧和恐惧的小人松口气。

    “快睡吧,折腾了一天,肯定很累了。”温柔的语气像是在哄孩子入睡,黄一凡乖巧地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进入梦乡,独留睡在一旁的蒋一心思乱飞。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章 洞房花烛,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