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正在兴冲冲筹备婚事的蒋一,是万万想不到黄一凡竟然把自己当成借口来搪塞父母。侥幸逃过一劫的黄一凡在心里默默向蒋一致谢和道歉:实在是万不得已,对不住对不住。

    八月初八,蒋一迎娶清音阁老板青烟,排场宏大、锣鼓喧天。不管之前大家怎么议论纷纷,今日倒是都真心实意地前来为蒋一祝贺。

    听过黄一凡一番表露心迹的黄老板也带着祝福贺喜,“恭喜恭喜,贤侄女抱得佳人,实在可喜可贺,老朽祝两位白头偕老,早生贵女。”滴水不漏的表情,内心已然开始对蒋一的审视。

    自以为黄老板已经放弃将儿子嫁给自己的想法,蒋一对于黄老板多了几分热情,不像是之前相处起来多少有些尴尬,“多谢黄老板,我在此敬您一杯,我蒋一能有今日多仰仗黄老板的帮助。”态度恭敬,没有一丝虚假。

    “贤侄女太客气,一切还是你自己的努力,如今你的一番作为,实在令人佩服,请。”一饮而尽,不再拖着蒋一说话。

    推门而入,眼前是身着大红嫁衣,上面绣着鸳鸯戏水,昂贵的金线勾勒,在烛光的照耀下牵着淡淡的光芒。

    不似平日妖娆妩媚,此时的青烟正襟危坐,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紧紧握住,不停地深呼吸,明明都已经和蒋一颠鸾倒凤不知道多少次了,可如今真的洞房花烛,没由来的激动。

    遮挡视线的盖头随着一阵轻柔的凤掀去,脸上泛着红晕的蒋一出现在眼前,一看到她,青烟不禁露出笑容,这个呆子,被灌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脸红的不成样子。

    “快坐下,我给你倒杯水,怎么喝的这么多,头疼不疼?”起身时忽略了自己此时真穿着繁琐的嫁衣,差点被绊倒。

    蒋一手疾眼快地扶住青烟,又将人揽进怀里,“小心,没喝多少,大家都知道我今日洞房花烛,放我一马。”笑嘻嘻看着怀里的青烟。

    “那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太热了,快去洗洗,身上这喜服确实很厚。”

    “别忙,你还是先把自己身上的喜服脱掉,我这脸,”凑近青烟耳朵缠绵,“是激动的。”色眯眯看着青烟。

    “你呀,色胚,”轻轻推开蒋一,“那你先冷静一下,我去洗漱,出了一身汗。”

    话一说完,蒋一拥着青烟一同进了浴房,“一起,省水。”手已经不老实地脱去碍事的喜服,青烟也不推托,顺从着蒋一的心思一同共享欢愉。

    隔天,两人腻在床上不肯起来,直到日上三竿,青烟推推窝在自己怀里的蒋一,“蒋一,该起了,还不起来,要被下人笑话的。”

    深吸一口青烟身上好闻的味道,奇怪,昨夜折腾了好几次,怎么青烟身上还是有股淡淡的玫瑰香气,“青烟,你怎么这么香,香的勾魂。”

    换做旁的男子,一听这话早就该面红耳赤了,但青烟可是惯会调情的,手指抚上蒋一好看的面庞,“可是勾了你的魂?”

    娇媚入骨,蒋一身子一苏,“勾到了,把我的魂儿早就勾走了。”翻身压住青烟含笑的朱唇,“青烟,反正已经晚了,索性直接吃午饭好了。”

    刚用过午饭,蒋一今日没打算出去,带着青烟去逛一逛新家,没等走出饭厅,管家来报,“家主,黄公子过来拜访。”

    闻言,青烟眉毛一挑,昨日自己和蒋一刚成婚搬进新家,今日就有人来拜访,有点太着急了吧。

    “他来做什么?把人请进来吧。”自从黄一凡上门求救蒋一出主意之后,两人还没见过面,想来应该快一个月了。

    转头去看青烟,发现对方正在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连忙解释,“青烟,我与黄公子清清白白,没有什么关系。”此时的蒋一还不知道黄一凡此番前来的打算,要是她能提前预知,绝对不会说出这话让自己打脸。

    青烟眯着眼睛笑,声音温柔,却听不出温度,“怕什么,我还能不知道,黄公子不就是跟着你学习打理生意嘛,我都知道的。”

    蒋一还想解释,但黄一凡的身影已经走了过来,此刻蒋一不得不感叹自己的院子还是买小了,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

    远远地看见蒋一和青烟紧挨在一起,黄一凡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鼓励自己不要怂,要勇敢地说出来。

    “蒋一,蒋正夫,贸然上门打搅,还望见谅。”仍是一贯的轻声细语。

    “不打扰,黄公子请坐,早就听妻主说过你了,今日终于得见,我们两家离得近,日后可要多走动。”不等蒋一开口,青烟直接拉起黄一凡的手落座。

    蒋一不由得惊愕,刚才在兴头上哄着青烟叫自己妻主听听,他咬着嘴唇不肯吭声,现在倒是叫的脆生。

    黄一凡也是不由得呆愣,失神地看着眼前耀眼的美人,明眸皓齿、皮肤雪白、媚眼如丝、美丽又妖艳,娇弱又清冷,艳丽的容貌配上温柔的浅笑,说一句惊为天人也不为过。

    发觉黄一凡的失神,青烟稍稍收起原本心里的醋意,他看得出来这位黄公子不是什么不好相处的,也不是什么存着坏心的。相反,黄一凡很干净,干净的一眼就能看到他的本质,如外表的清纯一样,内心也是纯洁无瑕,让人一眼就能看穿。

    “蒋正夫真美,我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呢。”由衷地发出感叹。

    “我最喜欢别人夸我漂亮,我真是喜欢黄公子这直言的性子,你也不必叫我蒋正夫,听起来怪疏离的,叫我青烟就好。”

    “这怎么行,多失礼啊。”自幼被教导要规矩礼貌的黄一凡不像青烟这般洒脱,不太好意思直呼他人名讳。

    “什么失礼不失礼的,哪有那么多规矩,要是你不喜欢直呼名字,正好我年长你几岁,你就叫我青烟哥好了。”

    黄一凡思索一下,微微点头,“那青烟哥叫我一凡就好。”乖巧地露出笑容,有几分孩子气的纯真,一下子戳中了青烟的心窝,对黄一凡多了几分好感。

    人的感觉就是这么奇怪又霸道,没看到黄一凡的时候,青烟进入一级戒备,还想着要给黄一凡一个下马威,免得他惦记蒋一,所以直接称呼蒋一妻主。现在和黄一凡不过两三句交谈,就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目光一直注视自己的清丽男子。在复杂环境下长大的青烟,对于黄一凡这种被保护的很好的人最是向往。

    “对了,蒋一,我今日来是有事想和你说。”想起自己的打算,黄一凡不由得再一次深吸口气,目光坚定地看向蒋一。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6章 八月初八,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