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重新配制出新的杀虫药,至于效果还得等到明天再看,“妻主,我做好了。”

    温柔的声音唤醒正在发呆的蒋一,站起身揉揉发僵的腰背,“完事了?那你去洗漱,我去做晚饭。”天色渐晚,进了夏天,人也不爱吃饭,现在两人的晚饭都是吃些平淡的填饱肚子就行。

    妥善收起杀虫药,跟在蒋一身后出门,“这几天是我不好,忽略了妻主。”

    蒋一摆手,“咱们夫妻之间说这种话做什么,快去洗漱,我刚才出去熬了个鱼汤,等会儿你多喝两碗,补一补,瞧你这几日忙的,小脸发白。”

    明兮也知道自己最近几天的脸色确实说不上好看,甚至是肉眼可见的不好,没想到蒋一思虑周全,又开始想着为自己补身体了。

    刚端起饭碗,明兮不由的皱眉,从前蒋一也经常熬鱼汤给明兮喝,蒋一的手艺那是没话说,熬的鱼汤特别鲜,原汁原味,却又很好的去除掉了腥味,可今日的鱼汤闻起来却腥的不行。

    注意到明兮皱眉,蒋一连忙询问,“怎么了?不好喝吗,我尝尝,没什么问题啊,和平时的没有差别。”

    回答蒋一的是明兮的干呕,“呕,不知道怎么的,感觉今天的鱼汤很腥。”不停地干呕,吓得蒋一赶紧把鱼汤端走,又打开所有的门窗通风。

    忙完一切,看着名字发白的小脸,蒋一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

    “兮儿,我为你号个脉吧。”想到明兮有可能是有了身孕,说话的声音都透露着紧张。

    显然,明兮也意识到了什么,呆呆地忘记动作,无助地看向蒋一。

    此刻的蒋一无比庆幸自己就是个郎中,不需要再去请大夫过来诊脉,能够立刻知道答案。

    搭着纤细玉臂的手指微微战栗,不用开口,明兮已经知道了答案。

    滑脉无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在见义勇为中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孤身一人无父无母,家徒四壁白手起家。从真正和明兮心意相通的那一刻,蒋一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属,在这里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不是没想过日后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可这一天突然来了,蒋一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紧紧将人拥入怀中,又害怕挤到明兮的肚子,伤到孩子,慌乱无措的样子让原本呆住的明兮失笑,“傻子,紧张什么,我们是夫妻,有了身孕不是很正常嘛,怎么这么激动,哪有女人会因为个孩子而红了眼睛的。”手指抚上蒋一发红的眼角,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怎么会有孩子呢,两个没有结果的人怎么能有孩子呢,又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个孩子不该来的。

    将头埋在蒋一脖颈,深深呼吸蒋一身上好闻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让自己安心,又让自己沉沦。有了身孕也是情有可原吧,毕竟除了青烟,蒋一只有自己一个夫君,夜夜纠缠,怀不上才说不过去。

    “兮儿,”说话的声音早没有了平日的镇定,颤抖的语调不难听出蒋一激动的心情,“兮儿,我们有了孩子,我以为我能有你,我就有了家,没想到我们能这么快就有了孩子,兮儿,你不但给了我好好活下去的希望,还给了我家,兮儿,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感觉自己活着,感觉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

    *在空气中的脖颈感觉有热流滑过,明兮身体一僵,不敢抬头看蒋一,甚至不敢有任何动作,平日里满是算计着说话的脑袋突然不转了。紧闭双眼,不知道如何回应蒋一的热烈的爱意。内心无数次对蒋一说抱歉,我并非良人,不配成为你的希望,只愿你能尽快忘记我,不敢奢望你不恨我,只希望你能不会因为我而难过。

    这个夜晚,因为突如其来的身孕,心思各异的两人紧紧相拥,吸取彼此身上的温暖,让爱意环绕彼此。

    嘴角噙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看不出情绪,“明兮有身孕了,那可是好事,你的第一个孩子呢。”低声沉吟。

    蒋一是反应慢,但她不傻,听出来青烟言语中若有似无的异样,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真是个呆瓜,怎么能兴高采烈地把明兮怀孕的事告诉青烟呢,竟然没考虑到青烟作为自己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和自己的感觉肯定是不同的啊。

    “青烟,我,我没有旁的意思,就是想着你作为我的男人,我该把家里的大事告诉你,不能瞒着你。你若是不开心,就当没听到好不好?”

    一汪春水的黑眸带着笑意瞥了一眼蒋一懊恼的表情,掩唇轻笑,“呆瓜!我怎么会不开心呢,你有了孩子,我当然为你高兴。”

    蒋一觉得自己像个渣女,不是像,就是。明明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和身体,爱上了两个男人,想要齐人之福,又想要两个人都满意,实在是贪心。甚至在明兮有了身孕之后,还期望让青烟跟着自己一样高兴,更是妄想。

    坐在蒋一怀里的青烟扭动腰肢,柔若无骨地倚靠在蒋一身上,“你别胡思乱想,我是嫉妒,嫉妒别人先怀上你的第一个孩子,人家,人家也想……”欲说还休最是勾人。

    一个天旋地转,蒋一将人压在身下,盯着青烟期待的表情,“青烟,我们也生个孩子。”

    “蒋一,你摸摸我的肚子,里面是不是已经有你的孩子了。”笑嘻嘻地催着蒋一。

    对于青烟偶尔的孩子气,蒋一愿意哄着,配合地抚上青烟的小腹,“嗯,肯定有了,刚刚我那么卖力,让我好好感受一下我闺女的动静。”

    啪的一声打在蒋一手背上,没舍得使什么力气,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是不是重女轻男,我要是生个儿子,你就不喜欢了?”气鼓鼓的小表情,惹得蒋一凑上去亲亲他的小脸。

    “胡说,你生的我都喜欢,你给我生个蛋我也喜欢,哎呦~”

    这回用上了力气使劲掐着蒋一胳膊上的肉,“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生个蛋,你,你,胡言乱语。阿弥陀佛,老天爷不要听她的话,我要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蒋一也赶紧认错,“是是是,我胡言乱语,不做数的,我们青烟要生个最漂亮最健康的宝宝,像我们青烟一样惹人疼。”

    “蒋一,我没有母亲,只有父亲,自幼长在清音阁,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和我一样,我希望她能有娘,也能爱她的父母。”青烟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父母,之前和蒋一说的时候也只是了了几句话带过,以至于蒋一并不了解青烟的父亲。

    “青烟,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有个幸福的家,相爱的父母,完整的家,我一定会把世界上最好的给她。”

    “蒋一,我相信你,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我的蒋一,是我选中的,我们是天注定的,我们的孩子也会幸福,像现在的我一样幸福。”

    八字还没一撇,两人已经开始思考怎样给孩子一个幸福的未来,憧憬两人的孩子该有多漂亮多可爱。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8章 明兮有孕,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