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青烟,蒋一落下门锁,转身进屋,“还没弄晚饭吧,我去做。”

    “我去吧,原本是打算做的,但青烟公子上门,便没得空去做晚饭,你忙了一天,歇会儿吧。”贴心如明兮,自然不忍心让忙碌一天的蒋一再去动手做晚饭。

    但此时此刻的蒋一只想钻进厨房去冷静一会儿,今儿个真是惊到她了,青烟实在太美太有魅力,媚眼如丝又气质清冷,妖娆妩媚又疏离淡漠,让蒋一看的感觉抓心挠肝。听到他是清音阁的,心里倒有了答案,清音阁不就是之前黄老板带自己去的青楼,当时只是在大堂,那些小倌的容貌就已经很出色了。想来这位青烟公子应该是个有名的,一看就是被人伺候惯了的,在青楼那样的地方,也只有他这样让人看一眼就会爱上的,才会被伺候的很好吧。

    虽然他出身青楼,但蒋一心里没有什么瞧不起的想法,若是生活有出路,谁又会愿意去那种地方谋生。现代社会还有很多失足男女,更何况是女尊男卑的世界,男人本就没有独自生存的出路,不是迫不得已不会有人想去委身他人的。

    更何况,青烟的美貌和气质,只会让人产生怜悯疼爱之心,甚至孤傲清冷的模样,让人有些不敢亵渎,这样的人却出身青楼,叫人惊奇,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只可远观而不可可亵玩吧。

    对于青烟给自己的冲击和震惊,蒋一还没能从中缓过神来,所以她不想单独面对明兮和韩森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只想躲进厨房自己一个人待着,“我今日也没忙什么,倒是你,一直在忙着打扫屋子,我去弄晚饭,你们两个坐着吧。”

    不给明兮拒绝的机会,直接闪身出去。

    韩森身上还有伤,本不该乱动,但一直躺在床上难受得很,正赶上青烟过来问诊,索性就钻出来看看。现在青烟走了,蒋一又钻进厨房,他可不想和明兮单独相处,起身准备离开。

    “阿森,我来扶你,小心。”温声细语在身后响起,紧跟着就是一双温暖的手隔着衣服将体温染上韩森的。

    迈出的步子挺住,莫名其妙地看着明兮,两人应该不是什么相熟的关系吧,更何况自己若是大仇得报肯定会对蒋一以身相许,届时两人之间只会是竞争关系,他怎么能做出这副温柔贴心的模样的。

    “阿森,我跟蒋一生活了一段时间,我知道她心善,对于可怜人她没办法拒绝。能进这个门,就是因为我在街上卖身葬父,她见我可怜,给了我银子,还说让我不必报恩。可身为男子,没了父亲,又没有谋生的本领,我只能舔着脸上门以报恩的名义留下来,正如我所料,蒋一果然让我留下来,还每日给我进补身体。”

    柔和的目光直视韩森,“我们俩倒是同病相怜,想来你报仇之后也没什么去处,到时候留下来,我们做个兄弟,可要兄友弟恭,好好相处才是,蒋一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不想她为难,所以先跟你卖个好,我们好好相处,好不好?”

    突然被问到这种问题,又被尖锐地指出自己想要以身相许的打算,韩森面色微红,隐藏在昏暗烛光下的表情看不太清,“我无依无靠的,若是能和你这样温润如玉的人做兄弟是我的幸运。只希望你不要嫌弃我给你们俩带来的麻烦。”

    “哪里有麻烦,能有个人陪我说说话,我高兴还来不及。”既然韩森愿意和自己交好,明兮也就松口气,虽然和蒋一有了肌肤之亲,但总归没名没分,对于再进门的人,他只求能够和平相处。

    蒋一不是池中之物,定能有一番作为,明兮没有想要*住她的想法,本就是个孤苦无依的男子,靠着蒋一生活,没有理由也不该向蒋一要求什么只娶他一个,不许出去沾花惹草。明兮没有这种强势的想法,更没有霸占蒋一的打算,能够陪着蒋一,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他就已经满足了。

    夜里,两人相拥在一起,明兮窝在蒋一怀里汲取她身上的温暖,“我总觉得自己帮不上你什么,原本洗衣做饭都该是男子来的,可你总是不让我做,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废物。”

    听着名字的抱怨,蒋一十分无奈,明兮和自己是卖身葬父以身相许的关系,这样不平等的条件下,他有担忧有顾虑再正常不过。

    天地良心,最开始蒋一并没有让他以身相许的想法,原本是打算先把人留下来再帮他养好身体,对于产生男女关系是她不敢想的。

    谁知那夜的明兮太过*,那夜的氛围正好,守身如玉二十年的她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就成了现在这样。实则也是蒋一自己对明兮起了心思,一个花容月貌的娇滴滴美人每天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身为一个正常女人,心动情动再正常不过。

    这些日子下来,蒋一经过深思熟虑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她是喜欢明兮的,情不知所起,但这颗心会因为明兮而乱跳是事实。

    拉过明兮柔若无骨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明兮,这里会为了你而心动,”又放在自己眼角,“这里,满眼都是你,想把你变成我的眼珠子,这样就能完完全全地看着你。”放到唇边吻了吻,“明兮,我是喜欢你的,不是因为你的以身相许。”

    若有所思,“最初留下你是想着在这陌生孤单的世界,我们两个无父无母孤苦无依的人可以相互陪伴,报团取暖。看到骨瘦如柴、身体虚弱的你仿佛就看到了最初的自己,那个脸色蜡黄、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自己。所以想赶紧把你的身体养好,日日喂着补品,好在终于是把你养出了点肉来。结果那个瘦弱的小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大美人,可是吓坏了我,我一个年轻气盛的女子,美人对我来说那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努力把持住自己,不让自己心猿意马,怕吓到你。”偷偷看一眼明兮的脸色,没生气,继续道,“你对我的关心,对我的温柔体贴,我不是傻子,我能感受到的,在这柔情中我迷失了自己。在这里,我只有你,明兮,我只有你,我想抓住你,又害怕你只是抱着你所谓的当牛做马的想法,对我没有一丝其他想法,我怕失去你,所以不敢碰你。若不是那夜,我怕是仍是那副带死不活的样子,不敢和你提议旁的,只坚和你像从前一样过下去。”

    收紧手臂,在明兮发顶落下轻吻,“明兮,你不必担忧,我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贪图安逸,贪图享乐,对你,我不是一时兴起,更不是想要负责,是喜欢,想要把你长久留在身边,一辈子相守的喜欢。明兮,别怕,也别再顾虑,我只是个普通的人,你这样的美人,原是我配不上你的。”

    蒋一对自己的容貌很是自信,但她心里清楚,自己只算的上是一般好看,绝对没有到容貌惊人的程度,更别提倾国倾城一类的,但明兮真的是可以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柔若无骨的腰身更是让人爱不释手。这样的帅哥,要是放在现代,那妥妥的是花美男,身边肯定一大堆追求者,自己是想也不要想。但她现在却实实在在地抱着他,抱着大帅哥大美人,意乱情迷时蒋一也会感谢上苍赐予自己的穿越机会,并且还赐予自己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喜欢上明兮情理之中,明兮对自己的心意有所顾虑情有可原。

    但蒋一不希望明兮一直处在担惊受怕的生活里,之前提出成亲就是想给他名正言顺的身份,免得他杞人忧天顾虑太多,现在看来当时自己态度就应该强硬一点,直接签下婚书,再办喜宴感知街坊四邻,也好让那些以玩味态度看两人关系的人好好瞧瞧,自己与明兮是实打实的夫妻关系,不是别人可以拿来调侃的对象。

    “明兮,明天我们就签婚书,正式结为夫妻,再带着喜糖喜果去拜访街坊四邻,让她们都知道我们是夫妻,即使不办喜宴,也要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关系,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在她一通表白下,明兮早已经傻了,作为送上门报恩的他,原本就是藏着自己的小心思,想让蒋一收留自己也好有口饭吃,这还是他左思右想下才决定的,毕竟蒋一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不会强迫自己献身于她来报答恩情。

    蒋一说她在自己的柔情中沦陷,明兮又何尝不是,原本的打算被打乱,王大娘和黄老板的轮番询问下,蒋一的解释,都深深*着明兮敏感而又脆弱的内心,因此借着月色,他主动献身。活了十七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蒋一这样,没有任何目的地对自己好,将自己照顾的如此妥善,嘘寒问暖、百般体贴,这样的蒋一,无法能让人不爱,明兮的心控制不住地向蒋一靠拢,控制不住地向她索求温暖。

    “好,我们签婚书,让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可不可以叫你妻主,我叫你妻主好不好?”蒋一也是喜欢自己的,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愿意做自己的妻主,愿意自己成为她的丈夫。

    “当然,我们成亲,我就是你的妻主,你叫我什么都行,只要你开心,就是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也会应。”

    不再杞人忧天,忘记曾经的一切烦恼,勾住蒋一的脖子,献上自己的薄唇。温香软玉在怀,心意相通的两人一同沉沦。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章 明兮心意,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