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一起身时明兮还在睡梦中,为了不惊醒他,依旧是轻手轻脚地离开床铺。推开房门出去,吓得她差点叫出来,一个黑衣人倒在门口,看身形像个男人。

    蒋一眼皮一跳,不会吧,不会又是那个倒霉孩子吧,探头看过去,黑布遮面,紧闭双眼,看不见一点相貌特征,但浑身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和疏离感,让蒋一确定这就是前几日出现在巷子口的男人,怎么今日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屋门口。

    大门落的锁依旧是昨天的样子没变,看来他是跳墙进来的。

    伸手推了推没有醒来迹象的男人,“喂,公子,醒醒,醒醒,这天寒地冻的,你也睡得着。”

    无动于衷说的就是面前的人,不声不响说的就是沉默不应答的他,“不会吧,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好的不灵,坏的灵。伸手摸了摸男子全身上下唯一*在外的额头,“好烫,不会是又受伤了吧。”

    无暇顾及男女有别,胡乱摸着,确定男子身上是否有伤,好家伙怪不得昏了过去,之前肩膀的伤撕裂了,腹部又添了新伤,不昏过去才怪呢。

    好在男人不胖,蒋一使劲扶起没有知觉的男子进了之前自己住的房间。顾不上做早饭,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这个昏过去的男人别死在家里,否则就是自己有八张嘴也说不清。

    翻箱倒柜找出能用的上的药,虽然蒋一是个大夫,但她并不卖药,这些药材还是蒋一备着以防不时之需的,上一次就用在了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这一次又得给他用了,好家伙,合着是给他备的药啊。

    剪开上身的衣服,露出身上的伤,腹部的伤并不深,应该是剑伤,但刺伤他的人并没有使多大力气,只割开了皮肉,没有伤到器官,自己给的药他也用了,好歹是止住了血,要不然就是流血也能死人。肩膀上的伤倒是折腾的发炎了,发烧应该是因为伤口发炎,又在门外躺了不知道多久。

    真是个傻的,既然都闯进院子了,怎么就不知道敲门呢,难道只剩下力气爬到门口,却没有力气敲门,难以理解。

    虽然昏迷着,但不影响他感知疼痛,整个包扎的过程中也是冒出不少冷汗,蒋一拿出温热的帕子为他擦拭身子,刚刚烧起的碳火也在散发着温暖,刚才还在打哆嗦的人渐渐平静下来。

    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浸湿,蒋一哀怨地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男人,“我真是欠你的。”伸手摘掉遮面的黑布,不由愣住,竟然是个绝色美男!坚毅的外表,冷漠的表情,有棱有角的线条,完全是蒋一的审美啊,这这这,怎么自己又能碰上个帅哥,实在是太幸福了吧。

    男人好看的眉毛皱紧,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能舒服吗,身上两处伤,还被女人看了个光光,想到自己刚才看了美男的身体,原本有些不满的心思早就一干二净。快乐地哼着小调为他擦脸,“好了,漂亮男人,睡吧,现在你是死不了了,遇上我这个好人,算你命大。”

    收拾好东西起身出门,刚进厨房就看到明兮正在做早饭,“怎么起来了,你去歇着,我来弄。”

    明兮低头忙着手里的活没停,“我来弄吧,本来这些活也该男人来做的,我刚才听着你之前的房间有声音,在忙什么?”

    想到自己随便就让陌生男人进自己的屋子,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自己现在和明兮住在一块,不出意外不会再会那个屋子住了,但突然被自己的男人质问,蒋一内心很忐忑,“早上起来的时候,门口躺着个人,我看他受了伤,又昏迷着,就直接把人带到屋子里救治了。天寒地冻的,不能让人死在咱们家里,你说是不是?嘿嘿。”讨好一笑,努力让自己的解释听起来舒服些。

    “男的女的?”来了来了,千古难题,身边每出现一个人都会被另一半询问性别。

    “男的,”明兮面色一滞,“就是前几日的那位公子,他旧伤复发,又添了新伤,想来是无处可去,就又来了。”硬着头皮说出来,死就死吧,一次利索。

    长长的睫毛遮挡住眼里的情绪,声音毫无波澜,“哦,是他啊,许是有什么难处吧,上一次给的银子不是挺多的,也足够再给他治伤得了。收了人家的钱,替人家治伤,身为一个大夫,是你的职责。”

    竟然没生气,还以为明兮会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呢,莫名其妙地将三番两次深受重伤的男人安置到家里,埋下麻烦的隐患,换谁都会觉得不应该,但蒋一架不住自己强大的同情心。现在又发现对方是个帅哥,更觉得自己想要帮他,原本做好了准备要被明兮责骂,没想到温柔贴心的明兮完全能理解自己,不愧是她的贴心宝贝。

    “怎么?你以为我会生气?一个男人三番两次受伤,换谁都会觉得他可怜,不知道是不是谁家逃出来的夫郎,怎么就这么可怜呢,碰上个不好的妻主,是男人的不幸。”停顿一下,“不过也不一定,上次见他受的伤不一般,又穿着一身黑衣,八成是什么刺也说不定。罢了,就先让他在咱们家养着,医者仁心,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个男人带伤出去,天寒地冻的,又快过年了,他又能去哪儿呢。”自言自语,完全不需要蒋一接话。

    “吃饭吧,等吃完饭,我再给他做点粥,受了伤的人得吃点清淡的。”

    闻言,蒋一麻溜拿碗端菜,清粥小菜是每日的晚饭标配,但今天蒋一有些羞愧,昨夜明明说好了要给明兮做药膳补身体的,可从起来到现在自己一直都在忙着给黑衣男子治伤,根本无暇顾及早饭,“明兮,等吃完了饭,你回屋休息,我去给你做药膳粥,顺便把他的那份做出来,不用你动手,你歇着就好。”

    明兮挑挑眉,没有多言,蒋一的语气温和,但态度明显是不容拒绝,自己也不是非要争着抢着干活,索性就放手让蒋一去做,也能满足她想要照顾自己的心思。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章 黑衣男人,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