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用过午饭,黄老板正好出现,“蒋大夫觉得怎么样,这醉洋楼的菜品能入得了贤侄女的眼吗?”

    贤侄女?蒋一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给雷到,她和黄老板应该只是合作关系吧,不用这么亲切的称呼,“黄老板,我一介草民,没吃过什么美味,着实是被醉洋楼厨师的手艺给惊艳到了,不愧是镇上最好的酒楼,当之无愧。”

    言下之意,好吃是好吃,不过我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没吃过什么好的,你不要太过骄傲。还有不要跟我乱攀关系,我们只是合作伙伴,不要有过密的关系。

    黄老板是个人精,听得出蒋一话外音,但丝毫没有觉得面子被折损,自然云淡风轻的笑着,“能得贤侄女这样夸赞,我们酒楼的厨师就没白干。自从你交给她们火锅和炸鸡之后,后厨的大师傅们都对你是十分佩服,日日盼着你能再交给她们一些新菜式。”

    狐狸尾巴漏出来,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盼着蒋一给新菜谱呢。略一思索,刚才上楼看到不管是大堂还是楼上包间都坐满了客人,有一道菜十分是个现在的餐桌,“我手里确实有个新菜谱,正适合春节宴请。”

    拿起笔当场写下,原本没打算给新菜谱,是刚才突然想到的,“黄老板,这菜叫佛跳墙,烹制方法十分考究,并且费时辰,若是能做的出,一定会成为客人桌上的必点菜品。”

    佛跳墙本来就是硬菜,对于春节这样的重要节庆,肯定会有人想要尝一尝,很有可能成为新的招牌。但蒋一不敢确定它是否能带来火锅和炸鸡那样大的盈利,毕竟佛跳墙坐起来费时费力,用的食材又决定了它的定价不会低,只能有钱的客人才会点,不过来醉洋楼消费的,也没几个穷人。

    黄老板看了一眼菜谱,交给掌柜的,“我看这用料都是最好的,想来一定会成为醉洋楼的新招牌,来往的客人最喜欢的就是做法考究、用料昂贵的菜品,能吃这种菜是身份的象征。我从母亲手里接手酒楼已经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想过这些东西还能凑在一起成菜,贤侄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智慧,实在令在下佩服。”

    对于黄老板的奉承,蒋一实在有些不适应,跟黄老板打过几次交道,两人都是客气疏离的交谈,作为商业伙伴来说,蒋一觉得这是最合理正常的关系。现在黄老板对自己灿烂地微笑,蒋一受不来,“黄老板客气,我也是偶然得之,不是我的智慧。”

    “哎,贤侄女太谦虚了,就算是你偶然得之,不也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嘛,也是你的能力。”

    这句话倒是给了蒋一新视野,原本蒋一还觉得很不好意思,用着原主的医术诊病赚钱,又用后世的菜品在这个不知名的世界谋利,是小人行为,但黄老板这番话让她有了新视角,对呀,自己既然穿越过来,用只有自己知道的菜谱赚钱不丢人,反倒是能进一步发扬国菜的辉煌,想到这里,蒋一心里的愧疚登时少了很多。

    黄老板视线飘过蒋一身旁的明兮,“这位小哥莫非就是贤侄女的丈夫,倒是没听你提起过,何时娶的亲呢?”

    再一次被误会,蒋一面容纠结,怎么这个时代的人只要看到男人女人在一起就要认为两个人是一对呢,太会脑补了吧,“明兮并非我的丈夫,算是我的半个弟弟,黄老板莫要误会,男子的名声坏不得。”

    原本听蒋一又一次撇清关系,明兮小脸垮了下来,但听到最后一句,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漂亮的脸蛋上重新挂起笑容。

    坐在旁边的蒋一没看到明兮表情的变化,但坐在对面的黄老板将他地心思看的一清二楚,想到自己的打算,内心冷笑,一个卖身葬父的男人,过了年就十九岁了,这样的年纪和身世,倒是攀上个有能力的高枝儿。

    “原是如此,是我误会了。”停顿一下又道,“火锅自从在醉洋楼火了,我们家里也总是吃,家里人都觉得甚是喜欢,还说要请贤侄女到家里做客,想看看哪位神人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蒋一只当她是转移话题客气客气,也就跟着转了话题,随便聊着,明兮表情变了一下,没人注意到,随即挂上微笑,低眉顺眼地坐在蒋一身旁不发一言。

    临到走的时候,黄老板百般推辞不让蒋一付账,直说是她请客,上次清音阁没能做东,今日算她账上。一听黄老板提起清音阁,蒋一不敢再推辞,生怕黄老板这个嘴上没把门的继续调侃自己,那日落荒而逃后来想起来还觉得丢人,实在是不像样子,一个两个小倌而已,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这副不想提起清音阁的样子也被黄老板看在眼里,对她的赞赏多了几分,如此不好色的又有能力的女人不多见,男人能有这样的妻主肯定能得到体贴,“最近都会忙着年底清算,等过了年,再邀请贤侄女过府做客。”

    没想到黄老板竟然是认真的,蒋一不好再打哈哈,直接应下,“等过了年,再到府上叨扰,今日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去了,黄老板留步。”

    醉洋楼离家里距离不远,两人慢悠悠地迈着步子。已经是午后,冬日白天短,街上的人已经少了大半,那些个卖菜的摊位也少了许多,上午还喧闹的大街一下子冷清下来,叫人能听到很多细小的声音,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痒痒的,又觉得很舒服,有烟火气。

    脚下一滑,蒋一反应极快,一把拉住将要摔倒的明兮,脸上是急切的关怀,“怎么样?没伤到吧,脚有没有扭到。”低头看着明兮的脚,没听到回答,探寻的目光看向明兮。

    见明兮早已经变得*的小脸泛起红晕,眼皮一跳,自己忙活了两个月的补食一点没浪费,真把蒙尘的美人洗尽铅华,变成了真正娇滴滴的白皙貌美的娇人。发觉到自己的失神,连忙移开眼睛,“吓到了吧?”

    想要搓搓手,发现自己的手正在紧紧抱着明兮,怪不得明兮脸那么红,看来不是吓得,是被自己抱的不好意思了,想要赶紧抽回手,又害怕明兮没站稳,再摔倒,只能慢慢放开手臂,“小心站好,实在不好意思,刚才事出从急,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应该没人看到,别怕。”

    明兮噗呲一笑,“做什么紧张,就是有人又怎么样?又想赶紧跟我撇清关系?”调笑的语气明显就是在开玩笑,但紧张的蒋一没听出来,连忙出言解释,“不是,我也不是跟你撇清关系,我是怕你一个男子被我坏了名声,我一个孤家寡人,又是女人,不在意这些,但你一个男人不行。”

    就跟自己的世界一样,女孩子谈恋爱多了要被笑话,男的就被夸厉害,蒋一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到了这个女尊男卑的世界,男子的地位就如同历史中的古代一样,更是不能有一丝不好的名声在身上,那可是要了人命啊,蒋一深知这一点,言行举止上对明兮很是礼貌周到,不敢动手动脚。

    蒋一慌乱又急切的解释取悦了明兮,明兮笑的更加灿烂,凑近一步,贴近蒋一耳朵,“你怎么就一厢情愿地认为会坏了我的名声,你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被你坏名声?”

    不同以往怯懦温顺的语调,魅惑又*的声音在蒋一耳边响起,蒋一感觉自己的脑袋里炸开了花,一直炸到心里。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章 愿不愿意,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