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身体像蛇一样攀在自己身上,蒋一心里默念非礼勿视,视线还是会不小心看到小倌胸前*的肌肤,真白啊,这是蒋一的第一想法。赶紧闭上眼睛,“娘子怎么闭眼了,是我不够美吗?”蒋一人傻掉,美是挺美的,但她无福消受啊,“没有,没有,你很美。”

    求助的目光看向黄老板,呵,女人,早已经抱着小倌调情了,用力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黄老板,我突然想起来家中有事,就先行一步,告辞。”

    脚步慌乱地跑出去,大口呼吸新鲜空气,里面的胭脂粉味太浓了,让一个现代人接受不来。

    不远处一群人围着什么指指点点,好奇如她,立马也围了上去,一个面黄肌瘦、身材单薄的男人跪在地上,蒋一不由得想到刚穿过来的自己,也是这样死气沉沉。

    “公子,不知道你需要多少银子?”看着卖身葬父的字眼,蒋一摸摸自己的钱袋子,今天的分红有三十两银子,应该足够办丧事了吧。

    惨兮兮的小脸抬起来,“我也不知道,父亲的……还在家中,若是娘子肯出钱,明兮定当牛做马报答娘子之恩。”

    认识蒋一的开口劝她,“蒋大夫,你是医者父母心,想要帮他,可你看他这幅样子,带回家里,你下的去嘴吗?还是别管了。”此话一出,周围人都哄笑起来。

    蒋一方才感受到人情的冷漠,怪不得她们只是围观,没有一个肯伸出援手的,就是因为跪在地上求助的男子不是美人?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美人,更多的还是相貌平平的普通人,眼前的男子确实是皮包骨、面黄肌瘦,看起来让人不忍直视。但难道就因为这样,他就不配得到帮助?

    同情心和逆反心同时升起,“公子,我是咱们镇上的郎中,前些日子我的*病逝,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三两银子,这里是五两银子,应该足够你来安葬父亲了,拿好。”将银子塞到男人手里,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蒋大夫不愧是跟醉洋楼合作赚钱了的,现在出手就是大方。

    男人抓住蒋一裤腿,“娘子,我该去哪里找娘子报恩?”

    蒋一缓缓摇头,“不需要,前些日子我也像公子一般,今日碰到,想起之前的自己,不免感叹,这银子就当是帮助曾经的自己,你收着吧,快快回家去安葬父亲。”扒开男人骨瘦如柴的手指,推开人群离开。

    现在清音阁门口的黄老板玩味地看着蒋一匆忙离去的背影,“是个有趣的年轻人。”

    过了三日,看起来更加形如枯槁的男子敲开了蒋一的门,“娘子,我已经将父亲安葬,来报答娘子恩情。”

    天空飞过一只鹅,什么鹅,蒋一这只呆鹅。只是随手帮助,曾经的蒋一也是多次伸出援手帮助他人,没想过让人做牛做马啊,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回事,怎么还上赶着呢。

    “公子,我不需要你来报恩,你若是念着我的恩情,那就有朝一日有人向你求助时,你能帮一把就行。”

    明兮瘦到凹陷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蒋一,看的她心里发毛,“娘子可是嫌我面容丑陋,不配跟在娘子身边。明兮自知是个累赘,今日舔着脸前来一是为了报恩,二是实在没有办法,母亲去世的早,我跟着父亲相依为命,如今父亲也去了,明兮孤苦无依,又没有谋生的路子,只求能够跟在娘子身边,不求能伺候床前,生火做饭明兮还是能行的。”

    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惨淡的笑容让憔悴的脸看起来少了几分骇人,多了一点可怜,蒋一内心天人交战,他说的也没错,像他这样的年轻男子确实没有谋生的法子,只有一条路,去青楼。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依稀可以看出貌美的样子,只是太过消瘦,让人不忍直视,仔细端详能看出五官俊美,比蒋一从前看的帅哥差不了多少,但不管长成什么样,蒋一是绝对不想看到求助无门的人沦落到卖身谋生。

    一咬牙,既然自己帮了一次,那就好人做到底,“公子,那你就留下来吧,我虽然没什么本领,但努努力,咱们两个也能吃饱饭。”

    明兮紧张的表情松开,露出笑容,“谢谢娘子,娘子唤我明兮就好。”

    蒋一点头,“你叫我蒋一就行,别娘子娘子的听着别扭。”这里的人都称女子娘子,但这两个字在蒋一耳朵里听起来实在是不怎么舒服,总感觉别扭得很。

    “是,可需要我做些什么?”要吃别人的饭,总要先做事,明兮怕被蒋一赶走,现在是迫不及待地能忙活起来。

    “也没什么事需要你做,”不忍地看着明兮,“你坐下,我为你把个脉,调理调理身体。”

    明兮感动的要哭,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怎么敢麻烦。”

    不跟他磨叽,直接搭上明兮的手腕号脉,脉象倒是平稳,只是身体有些亏空,“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亏空,补一补就能好了。现下也快到晚饭时辰,没什么人会上门问诊,我出去买些东西,你留在家里看着吧。”

    明兮跟着蒋一起身,“我随你一同去吧。”

    蒋一摇头,“不用,你身子弱,多休息休息,不要太过操劳,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养好身体才是奋斗的基础。”

    明兮听不太懂蒋一的话,什么革命本钱,奇怪的词,但寄人篱下他也不好多问,顺从地点头,目送蒋一离开。

    在街上寻了好久,终于买齐了需要的东西,背着重重的背篓回到家里,“给,红枣,你先吃着,红枣最补气色,多吃点。”

    随后到厨房,掏出了一大堆东西一一放好,转头看到抱着一袋子红枣茫然地站在身后的明兮,“你先出去吃着,我这就做饭,很快就好。”

    明兮方才回神,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我来做饭吧,怎么能让你一个女人做饭呢,这该是男人的活。”

    男人的活?哪有什么应不应该,蒋一不在乎这个,她只在乎自己吃的菜好不好吃,看着明兮这副没吃过饱饭的样子,肯定不会做什么好吃的,她可不想亏待自己的嘴,“不用不用,我厨艺很好,你要是想帮忙,就先把身体养好,否则我可不敢让你做什么,快出去吧。”

    听起来像是嫌弃的语气,可明兮听得出蒋一实则是不想自己拖着这副虚弱的身体操劳,不禁红了眼眶,害怕被蒋一发现,连忙夺门而出。

    轮到蒋一不知所措了,回想自己说的话,没什么伤害他的吧,应该不是自己气哭他的吧,仔细琢磨一番,得出结论,他应该是感动,瞧瞧,我蒋一就是这么伟大光辉,太善良了,太温柔了,真是个好人!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娇美夫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霸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章 当牛做马,娇美夫郎,笔趣阁并收藏娇美夫郎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